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九百一十六章 紅龍
    “雖然實力很強,判斷力也有,可惜還是太過自信了……”

    方元緩緩落下,拾起尸體上的青銅長矛,搖了搖頭。

    “可惡!”

    半空當中,虛影破碎,海因茲走了出來,盯著地上的尸體,恨不得咬下一塊肉來。

    “他身上的衍生物,似乎只有這件青銅長矛!”

    方元揮了揮手上的戰矛,發現還挺合手:“那張卡牌呢?”

    “消失了,它應該是某一件一級衍生物的次級感染品,只能使用一次,并且使用后立即消失……”

    海因茲臉色難看:“該死的原色,我絕對不會放過它們!”

    “你想清楚了,原色可不比魔法師議會,更沒有你多年的臥底積累……”

    方元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想忍耐了!”

    海因茲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詭秘:“并且……這個世界中,我們的同類,可有著不少!既然已經干掉了魔法師議會,為什么不再做一票大的?”

    “同類?那就是其它魔神了!”

    方元嘆息一聲:“如果是以衍生物做誘餌,倒是真的很有可能上鉤,畢竟,我們降臨下來的目的,大部分也是為了這個!不過……要對付原色總部,我可能需要找個地方,用一段時間激發秘法,能令我盡快恢復小半實力!”

    “好!”

    海因茲沒有絲毫懷疑。

    身為魔神,要是沒有一兩手底牌,那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三個月的時間,我想應該足夠了,到時候,我們就在原色總部,圣奈爾良帝國匯合!”方元點點頭,身形幾閃,飛快消失在雪林中。

    “看起來……這個斯諾身上,也有著許多秘密!”

    海因茲望著方元消失的方向:“并且……還有三件衍生物!”

    想到這里,連他都不由有些嫉妒。

    這個魔神,只不過剛剛降臨,運氣卻好到出奇,特別是這次這根青銅長矛,差一點就成為了他的戰利品……

    ……

    “又來到這里了啊!”

    方元來到一片沙灘之上,目光感慨。

    轟隆隆!

    似乎是在歡迎他的到來,整個島嶼都在地震。

    不遠處的叢林中,鳥類驚飛,各種小動物慌亂地逃竄。

    轟隆隆!轟隆隆!

    地面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到了最后,則是一個小山般的黑影出現。

    靠近些看,才會發現這是一頭巨大的火紅色蜥蜴怪物,背上長著一對暗紅色的翅膀,略微張開,就有遮天蔽日的味道。

    爪牙鋒利,身上的鱗片密密麻麻,帶著赤紅的色澤,宛若上好的玉石。

    這就是方元附身的本體了,也幸虧這個島嶼磁場紊亂,沒有被衛星什么的發現。

    否則的話,一頭差不多跟西方巨龍一樣的生物出現,足以將大半個世界的生物學家都吸引過來。

    “呼呼!”

    巨大的紅龍打了個響鼻,從鼻子里就似乎有著火星與巖漿冒出。

    “自從我任憑力量覺醒之后,原本的蜥蜴身體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難道這個蜥蜴家族真的有著龍類基因?還是……受到了什么其它因素的影響?”

    方元對此有些不理解,不過,也不會抗拒。

    反正,紅龍什么的,總比單純的蜥蜴好多了,不是么?

    “更重要的,還是衍生物!”

    巨大的火龍伸出充滿倒刺的舌頭,將鋒利薄餅與青銅長矛卷入肚子里。

    “嗯……以我的胃,居然都難以消磨,果然必須用大道之力!”

    有著屬性欄之助,此時的方元已經解封大半,足以發揮出大道的真正威能。

    “造化萬千,十方兵刃!”

    紅龍咆哮一聲,兩條大道虛影就在身后浮現,圍繞著紅龍本身,開始散發出玄異的光芒。

    “果然……衍生物的特性,就是規則的凝聚!”

    不久之后,方元就有了發現:“無常大道的規則散落,沒入普通的物品當中,就成為了衍生物……不論薄餅還是長矛,都只是普通的載體,只有擁有了規則,才會變得與眾不同!”

    當然,無常大道的規則,也不是普通的規則。

    因此,那些衍生物的特性才會千奇百怪,與眾不同。

    “薄餅中蘊含的規則,大部分與‘鋒銳’有關,而長矛則是‘瞬移’與‘絕對命中’,都可以補益我的十方神魔兵器道……”

    方元此時的手段,就跟海因茲不一樣,并非找到竅門的細嚼慢咽,而是憑借著自身強大的實力,直接消化衍生物!

    轟隆!

    在吞噬了諸多規則之后,十方神魔兵器道一震,變得更加光芒璀璨,隱約之間,還有著與造化大道融合的趨勢。

    “很好,又進了一步!”

    方元對此十分滿意。

    到了現在他這個階段,想要更進一步,沒有數十上百年的苦修,簡直想也別想。

    但此時,只是降臨一次,吞噬衍生物規則,就有如此大的轉變,頓時令他知曉,為何那些魔神不愿意苦修,而總是喜歡掠奪各界了。

    “只是兩件衍生物,就令十方神魔兵器道有了如此大的改變,如果更多的話……”

    方元的豎瞳亮起:“看來……我也得出動了!”

    斯諾只是他的一個分神,需要時間成長。

    而他的本體,則是攜帶著屬性欄之力,破除世界限制最為迅速,到了現在,已經恢復本尊魔神的大部分戰力。

    在這個純科技的世界,絕對可以算是所向披靡的滅國級存在。

    要不是有著無常大道與衍生物,或許評價還可以往上升一升,達到殲星的級別。

    “只是……這個體形,太明顯了!”

    紅龍極為擬人化地皺起眉頭。

    片刻后,一層濃郁的紅光落下。

    它原本龐大如山的體形一下縮小,鋒利的爪子也開始內斂,變得圓潤而可愛。

    不出片刻功夫,原本的巨龍,就變成了一條三十公分長的紅色蜥蜴,背上的肉翼也直接收了回去。

    “好了,現在怎么看,都是一個比較新奇的寵物而已!”

    方元分身的斯諾點頭,將蜥蜴抱在手上:“現在,是去圣奈爾良帝國的時候了,也不知道海因茲到底找了什么人。”

    ……

    蘇茜是一名乘務員,服務于奈爾良聯合航空公司。

    她可以發誓,在她的職業生涯當中,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一個‘有氣質’的乘客。

    “要死了!要死了!”

    蘇茜碰著一個托盤,來到一個乘座邊上:“先生……您的水!”

    “謝謝!”

    一只白玉般的手掌伸出,修長而勻稱,淡淡地道謝。

    “不客氣!”

    蘇茜飛快瞥了一眼手掌的主人穿著黑西裝的男士,看起來只有二三十歲,白金色的頭發、酒紅色的眸子、棱角分明的五官、還有那一雙富有情感的眸子。

    只是對視一眼,她就臉頰通紅,仿佛醉了一般,飛快跑回后廚。

    “怎么樣?怎么樣?”

    一群空姐立即圍了過來,嘰嘰喳喳的,仿佛一群興奮的小麻雀:“我說得沒錯吧,是氣質!氣質!”

    “哦,那雙眼睛,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難道你們就沒有注意他的肌肉么?”

    “啊,還有他的聲音,只是聽一下,人家就要醉了……”

    ……

    這一幕,實際上很不正常。

    畢竟,空姐們是最見多識廣的那群人之一。

    但此時,竟然無一例外地被那個男士的魅力所傾倒。

    “我偷偷給了他我的電話號碼!”

    “遞水的時候我也塞了名片過去!”

    “好狡猾!”

    “哎呀……我忘了問他的名字了!”

    ……

    這些空姐議論紛紛,絲毫不顧周圍幾個男空乘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他們用各種復雜的目光,看著那個男性公敵,并且打聽到了他的名字亞瑟查理斯!

    與此同時,機場。

    方元與海因茲都改變了外形,在候機口接機。

    “明明身為魔神,卻如此喜歡人類的交通工具!真是一個奇怪的家伙呢!”

    方元的打扮有些奇怪,身上圍著毛巾與披風,好像沙漠民族的打扮,手上還盤著一條寵物紅蜥蜴。

    “是的,以游戲人類取樂,特別是用自身魅力征服那些女性,稱之為無上的享受……”

    海因茲用低沉的聲音回答道:“對了……的道路,也是與惑魅有關的,因此很擅長套取情報……我們要對付原色,離不開他的協助!”

    “一個掌握惑魅道路的魔神?那恐怕只是聲音,都能令一個國度的普通人墮落……”

    方元面色凝重:“的名號呢?”

    “惑魅之主……在心魔界中,曾經以雄性的姿態出現過,但偶爾也有雌性特征突顯的時候……當然,在這個世界,他叫做亞瑟查理斯!”

    海因茲眼睛一亮:“他來了!”

    這時候,透過玻璃,可以看到一架飛機緩緩停下,從上面下來大批乘客。

    其中一個家伙,身邊簇擁了七八個空姐,完全就是一副人生贏家的模樣,簡直成為了男性公敵,也不知道一路收獲了多少同性的白眼。

    “寶貝們,記得晚上去酒店找我!”

    他飛吻告別了那些依依不舍的空姐,來到方元與海因茲面前,眼睛一亮,整個人仿佛又多了些光彩:“兩位……真是幸會!”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