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六十八章 炎玉(求推薦!)
    “血魔功雖然不能學,但其中的元力描述,還有一點神元的應用竅門,倒是大體無礙,可以借鑒一下的……”

    自從破解玉簡秘密之后,方元頓時將大部分心神都沉浸入了血魔功的研究中。

    按照他的推測、還有玉簡中的只言片語,令方元肯定,這血魔功大概也不是靈士中的主流功法,完全就是急功近利加歪門邪道。

    “這凝神歸元篇,只有兩步,第一步凝聚血元力,成為靈徒,第二步就是突破靈士……”

    想到玉簡描述,方元登時搖頭。

    與武道十二關相比,這靈士的修煉簡直一步登天,非天資橫溢者根本難以成就。

    “倒是這元力打磨之法,有部分可以利用到武道之上……”

    武者凝練陰陽二氣,又經地元,融匯一體,就是為了打造元力雛形。

    這方面,在血魔功內有著成熟的經驗,完全可以照搬。

    畢竟,方元目前的神元,可是能夠直接就職靈徒的。

    奈何,這本血魔功實在不符合他的需求,預估在自己走到窮途末路之前,是根本不會真正上手的了。

    “倒是元力……本質上就是比內力更高一級別的東西,號稱天地靈力,蘊含造化之能,不可思議……”

    方元也是見過武宗與靈徒出手的人,對此境界自然充滿了一種向往。

    “以我的資質,直接凝聚元力,也并非不可行!”

    這是他結合血魔功,以及自身武道,所做出的精準判斷。

    靈士之法雖然不能全練,但應用到武道當中,配合他自身的資源,似乎完全可以突飛猛進的。

    畢竟,鷹爪鐵布衫最多修煉到金鎖重樓十二關大圓滿,對于如何突破武宗卻是無能為力。

    而方元手上的歸靈心訣又是殘缺不全,缺少最為關鍵的幾處關隘。

    因此,為未來打算,方元也必須另謀出路。

    “當然,坐忘茶道也不能落下……特別是心性方面的修煉。”

    能掌握的力量,才是最好的,方元可不想自己日后心性失控,特別是這種魔道之法,縱然只是借鑒其中一些理念,也必須慎之又慎。

    ……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日之內,方元完全沉浸在了解析血魔功的研究中。

    此法門畢竟是靈士之法,博大精深,縱然只是想借鑒一二,也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令他不得不廢寢忘食,以忘我的狀態投入其中,根本沒有多少心思再去找其他人的麻煩。

    “實際上,武道十二關,都是突破元力的過程,當然,武者資質低,一步一腳印,而靈士資質高,一步登天,到最后都是殊途同歸……理論上而言,只要此時的我凝聚元力,那立即便是武宗!可惜……血魔功的三陽七陰祭祀之法,首先隱患重重,再次也有其它問題,不能接受啊……”

    方元一邊在紅玉稻田里耕種,一邊還在想著這個問題。

    “此時我丹田之內陰氣已經蓄滿,只要一個契機就可以進入九關境界,成為四天門武者……”

    這個消息若放出去,整個清河郡都要震動一下。

    畢竟,四天門的武者是什么概念?縱然在歸靈宗、五鬼門當中,權勢都足以排到前五,已經不是核心,而是巔峰!

    縱然幽山府知道消息,也必然會將方元列為武道第一青年才俊,什么林荒、林蕾月之流,當真統統都要靠邊站。

    奈何此時的方元根本毫不在意。

    實際上,在他心底,已經隱約有了一個極為瘋狂的計劃。

    “突破一個,算得了什么?武者十關陽氣,十一關地元,實際上都是在打磨一絲元力雛形,或者說種子!我雖然不想修煉血魔功,但有著陰陽玉異寶,直接容納陰陽二氣,乃至打磨出元力真種,晉升地元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

    方元的眼睛中似燃燒著兩團火焰。

    一舉凝練元力,突破武宗關卡,這跨度太大,并且手頭資料不足,完全倚賴血魔經的話必然落入邪道,他所不取。

    但地元境就不同了!

    此境界凝練陰陽二氣,化生元力種子,實際上方元已經滿足了大部分要求。

    在陰陽二氣的材料方面,他有著陰陽玉,絲毫不缺乏。

    而最關鍵的是,有著血魔功的指導,高屋建瓴,連凝聚元力都沒有多少問題,更何況區區的元力種子雛形?

    “若計劃能成的話,倒是可以在突破第十關陽門的時候直接再次突破,晉升地元!”

    “并且如果我所料不差,所謂的開天門,實際就是突破泥丸宮限制,令神元大增,武者走到這步,哪怕之前精神羸弱,也可大大修補,有著突破武宗,成就元力的機會……對于我而言,這更不是什么問題!”

    方元吐出一口長氣。

    至此,金鎖重樓十二關,在他面前完全如同反掌觀紋一般,絲毫畢現,再無半分疑慮。

    “咦?”

    只是就在此時,他動作一頓,看向稻田。

    一場春雨之后,紅玉一般的稻苗早已爭先恐后地冒出頭來,橫平豎直,看著頗為齊整。

    但就在前面一塊,卻出現了一片空白,原本的靈種似乎都成了死物一般。

    不僅是稻種,甚至就連旁邊專門種植,用以肥田的翡翠草,都出現了枯萎的癥狀!

    “莫非……”

    方元見此,頓時不驚反喜,迫不及待地上前,細細查看起來。

    果然,在空白的田地正中,一株火焰般的稻苗鶴立雞群,十分醒目。

    方元上前仔細打量,就見這稻苗比起遠處同類還要低上一截,但色澤深沉,中間帶著一絲金線,植株上流光溢彩,外放紅光,如同火焰一般。

    若拿普通的紅玉稻苗與它相較,那完全是魚目之于珍珠、瓦礫之于美玉,沒有絲毫可比性。

    “哈哈……”

    見到此幕,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最后忍耐不住,終于越發擴大,大笑出聲來。

    “果然……是靈種變異!晉升了!”

    紅玉稻米原本就是靈植,若再異變一次,會生出什么?方元對此可是十分期待的。

    并且,這還是靈米!

    與朱果等珍惜靈藥不同,靈性溫和,完全可以大規模種植,并且天天食用的靈米!

    對于那些大宗門而言,更是萬金不換的寶貝!

    “嗯,此稻苗從紅玉靈米中脫胎而來,青出于藍,就叫做‘炎玉晶米’好了!”

    觀察良久之后,方元這才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塵土,看著周圍一片枯萎之景,又有些無奈:“品階晉升之后,靈種對于周圍元氣的掠奪也上升了啊,不僅紅玉靈種承受不住,就連翡翠草都是如此……”

    這種情況,令他聯想到了手上的朱果之核。

    那玩意在這里種下去,是根本不會生長的,與它相比,這炎玉晶米也就略微好上那么一絲罷了。

    而更加令方元無語的,是它只變異出了一株!

    一株稻子,上面能有幾個稻穗?出產多少稻谷?

    真吃起來,恐怕連一碗都不夠!因此現在不僅要費心費力地供給它成長,收獲后還一粒都不能食用,必須全部留下做種,下季再種上幾輪,方可敞開肚子吃飽。

    “總體而言,還是一門一本萬利的買賣,就是一開始有些蛋疼……”

    方元抽著牙齒,望了望周圍:“嗯……不過以幽谷的環境,大規模種植炎玉晶米,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念至此,他目光幽然,看向清靈山脈深處。

    ……

    “我要閉關突破,你們兩個把守幽谷,我很放心!”

    夜晚,飽飽吃了一頓紅玉靈米的方元喚來花狐貂與鐵翎黑鷹:“只是有一點,不準去禍害靈竹、靈茶、靈米,特別是那株炎玉晶米的稻苗!記住了,如果不想日后一點都吃不到的話,必須要如此!”

    在對待這兩只吃貨上,他是難得的聲色俱厲。

    好在這兩頭靈獸也并非什么蠢物,知道不能竭澤而漁的道理,想必還是能夠貫徹下去的。

    方元關上門窗,眼眸頓時一清。

    這是他十數年坐忘茶道鍛煉出來的心神修為,一念之下,任何凡塵俗憂頓時斬斷,恢復了赤子之心的心境。

    經過這段時日的修身養性,他自覺根基已經扎實下來,特別是上次的靈竹之筍,當時沒有多少感覺,此時回味起來,應該還具有固本培元的神奇效果。

    到了現在,第八關修為鞏固,丹田陰氣又積蓄至極點,正是突破的良機!

    方元盤膝而坐,追尋著一點冥冥中的靈覺,丹田之內,陰氣已經飛快運轉起來,與內力融為一體,再無半分區別。

    ……

    不知不覺中,一夜過去,朝陽的燦爛光輝透過窗戶灑入室內。

    咔嚓!

    原本盤膝坐在蒲團上的方元也是驀然睜開眼睛,吐出一口長氣。

    咻咻!

    這道白氣有如長箭一般,筆直射出,甚至所過之處,都帶著些微的寒意,令室內溫度驟降。

    “熔煉陰氣之后,內力屬性也有變化了么?”

    方元喃喃一句,旋即起身,感受著體內又暴漲了一截的功力,點了點頭:“第九關,成了!”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