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夢族(3200加)
    分封八汗之后,草原遂平。

    元武盟會圓滿結束,或許從此以后,應當改名為夏幽盟會,各與會國君也是帶著精兵強將離開。

    此次雖然過程驚險無比,頭頂又多了一個太上皇出來,但好歹瓦解了元國實力,沒有胡人南下之禍,因此走得時候臉上的表情都是十分復雜,猶以武乾坤為甚。

    他這次損失最大,不僅斷了武無道與飛龍將這左膀右臂,連國土都被割掉一大塊,回去之后如何壓服臣民,也是一個極大的問題。

    但方元當然不會理會這些。

    盟會之后,他就與夏國國君、謝靈韻分別,獨自騎了一匹棗紅馬,進入草原深處。

    呼呼!

    狂風吹過,牧草倒伏,枯黃僵硬,寒冷中帶著一點衰敗之氣。

    “寒冬將至!”

    方元深深呼吸了口空氣:“元國牧民的這個冬天,可不好過啊!”

    八汗自相殘殺,又不能南下,整個元國今年冬天無疑會凍餓死很大一批人,除非發瘋一般地搶掠北面,將其它游牧部族壓榨至極限,但這必然留下血仇,種禍不淺。

    不過這都不干他的事。

    “前方再去二十里,有一個大湖,夕夜部之前便是駐扎在此,又被巴圖帥軍追上屠戮……”

    再往前走,一股腐臭之味頓時傳出,帶著濃郁的腥氣。

    天空中,大量的禿鷲與烏鴉盤旋,仿佛在享用一場盛宴。

    “聽聞夕夜部在元國北方也算小有名氣的部落,有著數千成年壯丁,真要屠滅,起碼得建個萬人坑了!”

    方元策馬上前,就來到了一處戰場,雖然已經被清理過,但仍舊有斷肢殘骸被隨意拋棄在路邊,引來野狼與灌狗的爭奪。

    戰場之后,原本應該是一片蒙古包,此時自然只有一片殘骸,地面焦黑,似乎有著烈焰焚燒過。

    慘!慘!慘!

    這人間地獄一般的景象,頓時令方元深深嘆息。

    他默然了一會兒,閉目掐訣,身前又浮現出那個紫色的煙團。

    嗚嗚!

    這紫煙龍蛇不定,伸縮游走,最后化為一個箭頭,指向某處。

    方元不再疑惑,直接追隨紫煙而去。

    大湖過后,草原微微起伏,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裂谷。

    方元下馬,跟隨著紫煙,頓時來到裂谷深處。

    一日奔波之后,天色已晚,金烏西沉,玉兔東升,灑下清幽的月光。

    裂谷深處,只有一個小潭,當中倒影著一輪明月,洋洋灑灑,如夢似幻。

    在潭邊的一塊青石上,半躺著一個美得猶如夢境一般的女子,赫然是紫夢。

    “你來了?”

    她仰起頭,以一種純凈的目光注視著方元,仿佛早就知道他會找到這里來一般。

    “你不是人!”

    方元深吸口氣,以一種凝重至極的聲音道。

    “我怎么不是人?”

    紫夢微微一笑,舉著自己的手掌,在月光之下,竟然如美玉一般晶瑩剔透:“有血有肉,會哭會笑,女子有的,我都有,為何不是人呢?夢師大人?”

    “你果然知道……”

    方元嘆了口氣。

    從一接觸這女子開始,他就察覺到對方身上有著一種熟悉的氣息,這時卻是可以完全確定了。

    這個名為紫夢的女子,并不是大乾世界原本的人類,而是一位夢師的夢中造物!

    夢師之道,極高能創造世界!自然可以化生萬物生靈!

    但從死物、靈物、到活物、開啟靈慧的活物、最后到人類,顯然都是一個個巨大的關卡。

    若這位制造紫夢的夢師還活著,其修為或許還要超過問心居士!

    “雖然我也有著聽聞,在大乾世界,有著‘夢族’,卻想不到在這里還能見到活生生的一個!”

    方元一嘆:“你的主人呢?”

    “主人?”

    紫夢的臉上帶起天真的笑容:“相比于這個稱呼,人家更喜歡尊稱他為‘父神’呢!”

    方元默然,對能化生世界、創造人種的夢師而言,神明這個稱呼,完全擔當得起。

    “可惜……人家并不知道!”

    她絕美的臉上帶著一絲惋惜:“父神已經不在了……甚至,我都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我只記得天空撕裂,大地崩潰,我被拋棄在了此處,一直在草原上游蕩,直到夕夜部的人找到了我,供奉了我……”

    “之前,巴圖來了,屠殺了夕夜部的人,我就要為他們報仇,老汗王已經死了,巴圖接下來也會死!”

    哪怕在說殺人這么嚴肅的事情,她的表情依舊淡淡,有著蒼生螻蟻,萬物芻狗的淡漠:“你要來阻止我么?”

    “雖然在草原上有著布置,但巴圖死了,大不了讓他的兒子繼位……左右沒有什么區別!”

    方元聳了聳肩膀:“但作為交換,你的確欠了我一次,我需要你賠償!”

    “賠償?”

    紫夢笑了笑:“這位夢師大人,你可知道,對于夢族而言,夢師們就是絕對的主人,難道……你就不想給我打上烙印,徹底奴役我么?”

    方元長出口氣。

    不得不承認,面前這個女子,的確是一個尤物。

    奈何他從對方美麗的眸子當中,卻是看到了一絲深沉的悲哀之色。

    人之所以為萬物靈長,便是因為懂得思考,但也也并不全是好事,比如偶然就會陷入對自我存在的懷疑當中。

    特別是對這夢族而言。

    由夢師憑空造出的他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算是真實,還是虛幻?

    若連自我中的‘我’都失去了,那又應該是一種怎樣的悲哀?

    莫名的,方元的心靈就有著一種觸動,不由開口道:“生存與繁衍,是所有生物的兩大原欲,但實際上,這兩種原欲,又可以概括為‘存在!’,向世界、向自己證明,自身的存在感!”

    所謂的永生、永恒,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種持續的‘存在’罷了。

    “對于這個世界而言,存在即合理!既然你已經活生生地存在了,便是一種證明,又何必再糾結于人的概念?”

    紫夢聽了,卻是嬌軀一震。

    良久之后,才嬌笑道:“你這人,口是心非,一開始還斥責我不是人呢,轉眼就開始安慰起來……不過不得不說,你的話的確很有些道理,看來我不應該待在草原,應當南下,去看看你們的書籍,文化,這里面原來有這樣多的道理……”

    “巴圖是你扶持的人,我殺了他,的確欠你一次,你要什么?”

    這姑娘認真地考慮了一下,竟然問道。

    方元也發現了,這個名為紫夢的夢族之女,心思似乎比普通人要單純一點。

    ‘是那位夢師的設計,還是天生的缺陷?’

    方元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我也不需要什么,只要通過元戎大草原,前往大乾帝國通道的情報,便足夠了!”

    “大乾,你想去那里?”

    紫夢望了一眼方元,顯得有些詫異,先點點頭,又搖搖頭:“元戎大草原深處的危險,要遠遠超出你的想象,我當初便是差點死在那里,幸好為夕夜部所救,但是你的話,或許可以……”

    “哦?草原深處,有著什么恐怖之物么?”

    方元越發來了興趣。

    “我只知道一點點……”

    紫夢的聲音變得有些迷離:“在元戎極北,幾乎全是天天刮著白毛風的恐怖地獄,我當初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就是出現在那里,雖然只是邊緣,但也壓制得我立即重傷,并且……那里并不是一無所有,仍然有著可怕的生物徘徊……”

    “傳聞……前往大乾帝國的走廊,就位于白毛風的深處,你若想去那里,首先就得穿過元國極北的地域,除了自然之威外,生活在那里的牧民與部落也是兇悍無比,同樣有著薩滿與勇士的存在,甚至連元國都不愿意招惹。”

    方元一邊聽,一邊仔細記憶,不斷點頭:“你放心!在未曾徹底失去希望之前,我也不會輕易前往大乾的。”

    他早就知道,從這片大陸前往大乾帝國,絕非什么容易之事。

    否則的話,當初的邪派夢師楊凡,還有自己的師父問心居士,都不會選擇此地避難。

    “多謝姑娘相告,從此你我兩不相欠!”

    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后,方元抱了抱拳,轉身就走,毫不猶豫,倒是令紫夢詫異非常。

    ‘這夢境生物詭異,更何況背后還站著一位強大的夢師,哪怕看起來曾經遭到劫難,卻也不清楚有沒有死透,冒然牽扯上,絕非什么好主意。’

    裂谷之外,方元翻身上馬,目中精光連閃。

    這次前來草原,總算收獲頗豐,突破通脈境界,打壓元武兩國,以及最后的紫夢情報,都是不勝之喜。

    “接下來,就是回到青峰靈地,好好修煉了……”

    他吐出口長氣,眼眸里浮現出堅決之色。

    師父問心居士的遺憾,還有自己的追求,都不是這片小小的大陸能夠承載的。

    唯有大乾帝國,才是自己更大的舞臺!

    當然,自己也不會這么傻乎乎地一頭撞去,必然要先將這片大陸變成自己的后花園,搜刮全大陸資源供給自己,直到修為進無可進之時,再嘗試前往大乾!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