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萬老板
    這靈術威力驚人,出手者絕對達到了靈士級別。

    并且,之前被血光所破,卻毫無影響,瞬息施展,聲勢更大。

    種種特點,都令林全南想到了陣法!

    也唯有靈術大陣,方才有著此種生生不息之效!

    “不……也不對!靈陣雖然威力浩大,但布置費時費力,對方怎么知道我剛好會在此處?莫非敵人中還有一名神算師不成?”

    就在思索之時,藤蔓狂舞,驀然化為鋼鞭,將他心愛坐騎的四蹄都捆住。

    “下馬,向我集中!”

    林全南拔出腰刀,光華幾閃,所過之處,草屑紛飛,現出一片空地。

    剩余騎士紛紛向空地匯聚,不時有著幾聲慘叫傳來,都是落單的騎兵,直接被草根束縛,割破皮膚,吮吸鮮血,沒有多久就氣息全無,變成一具干尸。

    “妖法!”

    林全南又割破手掌,灑出一個血液圈子,與心驚膽顫的手下望著這幕,臉色漲紅:“好妖人!竟敢做法暗害朝廷命官!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嗤嗤!

    在他說話同時,無數藤蔓仿佛有著生命的蛇群一般,縱橫交錯,向圈子里撲來,又被一層血光阻擋,嗤嗤有聲。

    “呵呵……死到臨頭,還是鴨子嘴硬!”

    那個飄渺的聲音繼續傳來。

    旋即,在草原深處,一點紅光浮現,越來越盛,最后發展為焚天的火焰!

    “吼吼!”

    在火焰深處,浮現出九條赤龍,正在蜿蜒游走,追逐著一枚赤日般的龍珠。

    秘術天火炎龍!

    龍吼之中,烈焰一下沸騰,頃刻間點燃草原,將林全南與騎兵包圍。

    “雙系靈士?”

    林全南捂住口鼻,面色凝重地掏出一面腰牌。

    這腰牌以赤金銅鑄造,表面花紋古樸,有著一頭雄鷹展翅高飛的圖騰,背面則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此時,上面一個陣法被激發,頓時化為防護,又有一道光柱,沖天而起,聲勢驚天動地。

    “大人小心,這是朝廷頒發的命印,此時已經通知十絕關,必須在支援到來之前,將他們盡數全滅在此!”

    九陽門的武宗見此,立即大吼一聲。

    他卻不知曉,這里面的門道,方元同樣也是清楚無比。

    在看到火光被一層半透明的薄膜阻擋之后,他毫不猶豫,真實夢境之中,狂風呼嘯,又勾勒出一個青色的靈術。

    呼呼!

    現實世界中,風暴席卷,數道青色巨龍浮現,與赤龍融合,威勢一下上升數倍!狂嘯而來。

    “哪怕是三系靈士,施法也絕對沒有如此快,更沒有如此驚人的法力!”

    看著命印激發的防護法陣一陣凹凸,現出不支之相,林全南的臉上驀然露出驚駭至極的表情來:“你不是靈士……而是……夢術……”

    熊熊!

    下一剎那,在青紅巨龍的探爪當中,防護大陣轟然破碎,濃煙與烈焰一下席卷。

    ……

    “老朽九陽門韓陽昆,攜少主東方烈,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片刻之后,韓陽昆就見到了他們的救命恩人,似是兩男一女,都用薄紗遮面,沒有露出真容。

    方元一行畢竟還是要進入大乾的,冒然留下真面目,畢竟不是好事,特別是在即將與大乾命案牽扯的時候。

    韓陽昆倒是很理解這點,直接向著領頭的方元行禮。

    “你們是九陽門之人,能逃出十絕關,必然掌握了一條暗中線路吧?要報恩的話,就將它交出來!”

    方元開口說出目的,直接無比,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雖然秦家也有門路,但現在這情況,明顯不值得信任。

    “沒有問題!”

    韓陽昆回答得毫不猶豫:“能為大人效力,是老朽的榮幸!只是……那人該如何處置?”

    他看向原本火龍肆虐之處。

    只見大多數騎兵都化為了焦炭,倒是那少年林全南,不愧是天賦異稟,武宗之身,雖然身上多處灼傷,昏迷不醒,卻仍舊有著一絲氣息。

    此人名氣在十絕關甚大,乃是真正的武道天才,八歲煉體,二十歲便突破武宗,承受什么贊譽也不為過。

    可惜現在,卻是淪為魚肉,一旦死了的天才,就什么都不是了。

    世事之奇詭莫測,一至于斯。

    “如何處置?自然是殺了!”

    方元冷冷一笑,令韓陽昆一激靈,雖然早已猜測到,心里仍舊嘆息不已。

    “并且,由你或者你的少主來動手!”

    方元又說出了一個條件:“左右都是要遠走蠻荒的人,難道還擔心大乾官府來追查報復?”

    韓陽昆面色一白,看向旁邊的東方烈。

    小少主也緊抿嘴唇,顯然也知道此事做下之后,就真的沒有了半點回旋余地。

    ‘但若不交投名狀,恐怕我九陽門,今日就要全宗覆滅在此!對方打聽密道,明顯是要偷渡回大乾,不會留下隱患的……’

    韓陽昆心里念頭急轉,臉上卻露出笑容:“大人說得是……三界山神鬼莫測,我等低階修士還好,越是高階的靈士進入,卻越會引發幻夢界暴走,降下天災,乃是天然的阻隔險關,老夫又有什么可懼?”

    當即上前兩步,僅剩的一只手成手刀狀,猛地落下。

    呲啦!

    血花飛濺。

    這位重傷的少年天才武宗,大乾校尉,便不明不白地了賬,做了一個糊涂鬼。

    “很好,如此的你,才值得信任!”

    那個神秘的靈士輕笑一聲,在此時的九陽門少主耳中聽來,卻是如同鬼神的低語。

    ……

    十絕關雖然是軍事重鎮,卻并非沒有平民。

    在三界山與十絕關防線中間的荒漠草原中,也蘊藏了一些特別的資源,比如某條十分珍惜的礦脈,還有幾種作用特殊、無可替代的藥草。

    正因為如此,十絕關中的平民,乃至商賈軍人,都賴此維生,形成了一條完善的商業鏈條。

    而大量物品的運輸中,自然少不了走私。

    能少交幾遍賦稅,自然能獲得更大的收益,為了元晶而不惜性命的,可大有人在。

    韓陽昆所交出來的,就是這樣一個走私商人的聯系方式。

    在三條河流交匯的奇異之地,秦卿點燃一堆炊煙,又等了良久,終于見到十數騎奔馳而來。

    他們雖然裝備遠遠不如大乾精銳,但身上精壯彪悍,帶著血腥氣,顯然時刻都生活在搏殺當中。

    “韓陽昆在哪?還沒有死么?”

    前面的騎士退開,現出一名身穿粗麻布衣的老者,渾身似乎沒有三兩骨頭,一雙眼睛卻是賊溜溜的,仿佛一頭大老鼠。

    “萬老板!”

    方元從陰影中走出,揮了揮手。

    這隊騎士幾乎每個都有四天門修為,但最關鍵的還是這位萬老板,雖然其貌不揚,卻是一位實打實的靈士!

    若沒有一點依仗,又怎么敢出到關外,做這種生意?

    “尊駕是……”

    萬老板目光一陣驚疑不定。

    從方元身上,他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機,這種靈覺乃是他這一脈靈士的傳承秘法,曾經幫幫助他多次死里逃生,絕對不會出錯。

    “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萬老板是生意人,只認信物,童叟無欺,對不對?”

    方元大笑著,拋出一柄斷了的黑色匕首。

    “果然是老韓介紹來的人!”

    萬老板利索地摸出半截斷刃,與匕首重合,天衣無縫,不由點了點頭:“幾位是想入關?”

    “不錯,還請萬老板行個方便!”

    方元拍了拍手,旁邊的秦云頓時取出一個大袋子,放在馬隊之前。

    “元晶?下品!”

    萬老板點點頭,一名騎士上前,挑開一角,沉聲道。

    “一人一千元晶!這價格沒變吧?”

    方元直接問道。

    “自然沒有……”

    萬老板老鼠一般的眼睛亂轉,已經飛快將最近的成名逃亡人物都過了一遍,甚至還有大乾的局勢,搖了搖頭,實在想象不到會有那個失敗者甘愿冒著生死之險,從蠻荒返回大乾。

    不得不說,秦家之事還是隱秘,其中的波云詭秘也不是外人能夠看透的。

    而方元就更不用說,在大乾的履歷絕對清清白白,沒有半點記錄。

    “不過萬某人有一點要說清楚!”

    萬老板笑吟吟地道:“本人手上的確有著一條通道,能帶你們進入十絕關,但后面的大乾關卡,卻非有令符者不能通過,這靈符與戶籍綁定,管理極嚴,之前老韓是想外出大乾,自然沒有這個顧慮,但你們……”

    “身份令符?可否拿來一觀?”

    方元沉默了下,旋即問道。

    “當然可以!”

    萬老板點頭,之前那名騎士立即上前,袒露左臂。

    在他的手臂之上,赫然綁著一枚菱形的令符,又似乎生根,深入血肉,上面有著點點靈性光芒閃爍。

    ‘一個微型靈陣,并且早已與血脈綁定,縱然搶過來也是沒用!’

    方元點點頭,揚聲道:“我等只要進入十絕關便可,還請萬老板帶路吧!”

    “這當然可以!”

    萬老板詫異地點頭。

    十絕關守卒均有法器檢測,若無此令符在身,便是罪民,可格殺勿論。

    此時這三人還敢進入,莫非想在關內躲藏?這根本不可能!又或者,有著接應?

    一念至此,方元三人的形象在他心中立即變得更加高深莫測起來。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