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巨虺
    蒼耳山。

    此乃金澤府內的大山,縱深不知幾許,其內危險重重。

    在山脈最核心,卻是一片安詳和諧的場面。

    靈泉四溢,花果繁盛,一群群猴妖奔走嬉戲,穿梭叢林,互相抓著虱子。

    場中,有著一座黑色巨峰,光禿禿的,筆直沖天而起,氣勢雄渾,又有一道烏云,終年盤旋其上,十分懾人。

    這時,伴隨著一道金光飛入,從山峰中就傳來了一聲咆哮:“大膽蟒妖,竟敢殺吾子孫,吾要將你扒皮抽筋,方泄心頭之恨!”

    山峰之中,洞窟之內,袁君的火眼金睛中幾乎要噴出烈焰,洞窟內的母猴躲避不及,紛紛抱頭鼠竄:“好膽子!好膽子!看我去拿它!”

    他一起身,整個山峰都是一震。

    “猴王且慢!”

    這時,洞外又有一道流光進來,化為一頭龜相:“我家君上有請大王至金庭湖一聚,共商妖族大事!”

    “龍君請我?”

    袁君一怔,勉強壓下怒氣,暗自思索起來:‘面見龍君,必須真身前去,否則就是大不敬!區區一頭猴兒,的確不比我妖族氣運,只是……我意終究難平!’

    頓時一拳擊出,金色的光芒一閃,洞窟內,一個隱秘的通道打開,一頭金絲猿猴就走了出來,面色木然。

    “也罷,那蟒蛇雖然厲害,我這化身也足可收拾了!”

    袁君又對著自己天靈一錘,一道黑氣浮現,落入金絲猴目中。

    這金絲猴臉上頓時多了幾分陰毒之色,大步走向洞外。

    “勞煩龜相久候,我們這就去面見龍君吧!”

    這時,袁君才轉過身,和顏悅色地對龜相道。

    “如此甚好!”

    ……

    與此同時,縣衙之內。

    因為真身關系,此時方元只能用陰神來見許仁。

    否則,整個縣衙說不定都要被他弄塌了。

    不過,晉升五變之后,他神元之力大增,所凝聚出來的陰神,哪怕在白日之下,也是行動如常,有血有肉,與真人幾乎沒有什么兩樣。

    “見過上神!”

    小小的書房之內,此時只有許仁與李鸞兩個。

    這女人看著方元的目光,就顯得十分驚疑不定了,只是區區數日不見,方元氣息竟然又增強了不少,那種深不可測的感覺,越發增強,給她的不安感自然加劇。

    “今日有大妖來犯,已經被我殺了!”

    方元也懶得管她的小小心思,直接說道。

    “什么?大妖?”

    許仁腳步一晃,哪怕多年養氣,這時也不由臉色一白。

    “嗯,我們一縣清理血祭邪神,動靜還是太大,這是正常……打殺了也就罷了……倒是我們可以一走了之,大人你又能如何呢?”

    方元下定決心,面上卻是好整余暇,越發從容不迫起來。

    “既然已行此事,自然不懼刀斧!”

    許仁咬了咬牙齒,又向兩人一拜:“只是請兩位照看好我的夫人與孩子!”

    “事情還未到這一步!”

    方元搖搖頭:“我們行此舉,城中的湘妃娘娘廟、金龍將軍祠……這些有名的正神,卻沒有阻擋,而是默認,你知道為何?”

    這些,都是福德正神,哪怕曾經是妖身,此時也漸漸褪去兇性,不要求血祭,反能恩澤一方者。

    轟隆!

    一言既出,外界天空中頓時凝聚烏云,雷光隱隱。

    “這自然是因為,我妖族,已經分裂了!聰明正直者為神!大部分妖神受人族祭祀,實際已經轉變了本質,特別是那類只有神魂的,更是無法抗拒愿力的改變!”

    方元不管不顧,直接道出天機。

    咔嚓!

    此話一落,一道雷霆就是閃過,令李鸞臉色發白,癱軟在地,幾乎連形體都維持不住。

    ‘果然虛張聲勢!’

    方元暗自一笑,神魂卻是凜然不懼。

    此地乃是縣衙,人道樞紐,自己就在許仁這百里父母官邊上,得其氣數庇護,更不用說,縣衙內還有一個未來隱約的關鍵許廷!

    天雷能劈下來才怪!

    “妖族分裂?部分妖神傾向我人族?”

    許仁聽了,卻是渾身大震,激動到不能自已:“恩公的意思是?”

    “你可直接上書知府,請求清理轄區內邪祭淫祠,再請得令旨,命有道之神輔佐之……”

    方元微笑說著。

    這實際上,就是逼著站隊了,真正傾向人族的神祗,會篩選出來,日后加以扶持,共同面對妖族的反撲!

    ‘這天地大亂,就自我手上掀起吧!’

    他心里浮現出一個念頭。

    富貴險中求!

    要想在這個世界攥取更大利益,不冒風險怎么行?

    “我明白了……怪不得兩位如此助我,原來果然是妖中義士!”

    許仁眼中冒出精光來,面色通紅:“莫非我人族,當真要崛起了?”

    “道友,你為何要如此做?”

    突然間,方元耳邊沒入一道傳音,乃是李鸞。

    此女面色復雜,怔怔盯著他。

    “為何要做妖奸么?順應大勢罷了……并且,姑娘你在許府的所作所為,不是比我還過份么?”

    方元同樣傳音回答。

    李鸞一滯,再聯想到自己之前給許廷種下蛟珠的舉動,一時間簡直冷汗涔涔,大起天意高深莫測之感。

    “你放心,雖然由我們來開這殺劫,日后必然要卷入其中,但因為第一個動手,好處也很多……或許,你就能借著這股大勢,在舟毀人亡之前,先報了大仇呢!”

    傳音安撫,又指點了許仁幾句,隱約讓他做些準備,實際是為兒子將來鋪路之后,方元的陰神這才離開縣衙,看著放晴的天空,冷笑不語。

    ‘是成是敗,就看這一刻了!’

    他陰神回歸本體,打開靈眼,靜靜等待著。

    頭頂,七朵金花排列有序,緩緩運轉,光芒外溢,宛若祥云。

    轟隆!

    就在這時,他天靈一震,知道一種玄秘的變化發生了。

    一絲絲青色的光華,從九天之上降臨,驀然匯聚于金花上空,云煙不定。

    “天意垂青!真正的天意垂青!”

    方元見此,心里立即大定,又帶著狂喜:“這就是天道功德么?”

    與人道有益,得人道功德,順天應命,得天道功德!

    雖然只是第一眼,但他立即認了出來。

    “人道功德,為金色,能帶來福運,抵消人劫!而天道功德呢?”

    他打開真實夢境,開始牽引這絲絲青華之力。

    就在一絲青華即將離開世界的剎那,一種變化生成,原本的青色折返,反而代替以一種純粹的力量,比靈脈還要高級,乃是天地之力的凝結,給方元的感覺,就跟暉之界的氣脈一樣。

    真實夢境之內,得到這種力量,水劍的凝聚速度一下變得飛快。

    “原來天道功德,可換取天地之力,那些正神之位,八成也是由天道功德凝聚,得天地認可,方可調動神職范圍內的所有靈氣!”

    方元眼中精光大亮。

    他冒險點撥許仁,為的不就是這個么?

    “只是……言明天地大劫,便有如此氣數,為何那些前輩高人不做?”

    方元心里浮現出一個疑惑,再細細一看,更是苦笑。

    只見在天意垂青的同時,一絲絲灰黑色的劫力也是落下,縈繞在他周圍,帶著令人心悸的味道。

    “有得必有失,冒然泄露天機,還是有著劫數,并且還是現在的我所抵抗不了的……那些前輩高人,恐怕遇到就是一個死字!”

    他心里一動,頓時加大了對天道功德的運輸。

    真實夢境,八門劍陣中,位于北方的坎水之劍,也是飛快凝聚。

    忽然間,整個劍陣一動,水行之劍柱沖天而起,水火同耀,令夢境空間飛快擴張起來。

    “水劍凝聚,人道功德,去!”

    方元念頭一動,頭頂一朵金花飛出,加固通道。

    幽藍色的水行劍氣,與赤色的火行劍氣,剎那間浮現在他身前。

    “不夠!這些實力,恐怕還不夠應對即將到來的劫數!”

    一種警兆,已經在他心里浮現,令他不由吐出一枚龍珠:“水火兩儀,白骨誅邪,三才三殺,破!”

    凌厲的劍氣,瞬間刺在龍珠之上,令一滴金液般的龍元溢出。

    與此同時,殘存的絲絲縷縷之天道功德,也是被盡數轉化為純粹的元氣,落在黑蟒身上。

    黑蟒仰天咆哮,下腹頓時生出四個肉包。

    這肉包飛快長大,一下炸開,變成四只蜥足。

    九變化龍訣,第六變!巨虺變!

    虺者,一說幼龍,一說毒蛇,處于模棱兩可之間,卻身帶龍性。

    此時方元看了看自己,卻是蛇頭、四足、龍尾無華,頓時也清楚了:“所謂巨虺者,實際上還是四腳蛇或者大蜥蜴,體內蛇性壓倒龍性,要想化龍,還有一個化龍大關!非脫胎換骨不可!”

    饒是如此,虺在蛇中,也是絕對的王者!

    此時再看自身屬性,同樣有了變化:

    “姓名:方元

    種族:巨虺

    精:30

    氣:30

    神:30

    職業:???

    修為:???

    技能:九變化龍訣【第六變】、控水神通【五級】、天生神力【二級】、八門劍陣【三劍(1)】

    專長:醫術【三級】、種植術【五級】”

    “好!”

    方元四足著地,宛若史前巨鱷一般,發出咆哮。

    而就在此時,一頭金絲猿猴,同樣發現了他,駕馭妖風而來,聲勢驚天動地!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