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九煉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

    金陽福地之內。

    方元望著黃金一般的秧苗,臉上充滿了對豐收的期待。

    “就算黃粱米不變異,因為我可以縮短成長周期,實際上所需要的資源還是大大變少了,只要成熟收獲,就是大賺!”

    半日耕作之后,就走出陣法,來到大殿。

    此時自然有著選出的俏麗侍女,微紅著臉上前服侍,又送上各種靈食,在旁邊煮茶。

    他這些時日以來,每天耕種半日,習武半日,余下時間或研讀古籍、或研究功法、或解析蛟珠玄光,倒是極為規律。

    久而久之,身上便多了一股沉穩之氣,原本快速進階而略帶的一絲浮躁就一掃而空。

    這便是固本培元,深扎根基。

    “呼!”

    吃飽喝足,又逗弄了下兩個丫鬟,陶冶心情后,方元哈哈一笑,來到演武場上,吐出一道白氣,演練武功。

    嗤嗤!

    在他背后,四條靈脈匯聚成某個虛影,又有第五條靈脈,漸漸凝聚,最后徹底化為實在,整個虛影都是一震。

    “武宗通脈,第五條靈脈,匯聚了!”

    方元收功而立,臉上帶著一絲喜色:“九煉法提純元力,果然有效!”

    這段時日,他不僅在每日堆積熟練度,更是開始上手九煉法,此法乃是赤霄九煉的簡化版本,但已經足夠提純武道元力。

    自己之前連連突破,有些冒進,根基不穩,此時用九煉法精萃之,雖然元力總量不升反降,但精純卻是遠遠超出。

    到了今天,更是打破某個關卡,令武宗之路再次突破。

    方元瞥了眼自己的屬性:

    “姓名:方元

    精:48

    氣:48

    神:59

    職業:夢兵師

    修為:虛圣(三重)、武宗(五脈)

    技能:巨鷹鐵身功【六層(1)】、百毒煉金身【一煉】、八門劍陣【四劍(99)】

    專長:醫術【三級】、種植術【五級】”

    “巨鷹鐵身功,哪怕融合了楊家的巨靈乾坤功,也最多到八脈,雖然可凝聚武道真身,但終究不美……”

    方元瞥了眼后面的百毒煉金身,摸了摸下巴:“現在安定下來,此功法也可以提升下……并且,我這兩門武道功法大可互補,組成一門新的功法,這才是我進軍真武境界的敲門磚!”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此時,哪怕不運用元力,只是心念一動,皮膚表層就浮現出一層金鐵色澤來。

    這種想法自然早就產生,但真正付諸實踐,還是在這福地中。

    不僅是因為環境安定,更是由于有著蛟珠中的資料以供解讀,相當于顯圣見識,高屋建瓴。

    “那玄光,果然是一座資料庫,外圍都是浩如煙海,就不知道核心當中,又有著何種秘密了……”

    到現在,狀態調整到巔峰,甚至又有精進,方元才來到靜室之中,手掌一翻,血色晶石浮現而出。

    “我先熟悉九煉法,再來上手這赤霄九煉法,不算水到渠成,卻也輕車熟路……”

    方元沉吟著。

    實際上,之所以如此謹慎,還是因為通過各種手段,查到了天邪力的一些跟腳,實在是驚心動魄,不得不慎重對待。

    “此天邪力,又名天邪夢元,乃是邪圣門獨有的夢元力變種……凡是獲得此種異力的邪圣門夢師,基本都是虛圣四重以上,并且……大多不得好死,但若能挺過來,便大有成就,據說有著突破七重之機!”

    “但對我而言,只要八門劍陣按部就班地修煉下去,同樣機會不小,何苦借助此種力量?”

    “雖然別人不敢猜,但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這天邪力,八成就是邪圣門大能放出來的種子,既是控制,也是栽培,最后一下收割,自也在預料之中!”

    ……

    有著來自前世的桀驁與視角,方元毫不憚以最壞的心思來考慮敵人。

    既然明知道是羅網,自己再跳進去就是白癡。

    “幸喜與邪圣門夢師不同,這天邪力并非我的根基,只是晉升之時摻雜,還可以嘗試剔除!”

    方元略微閉目,赤霄九煉法的字字句句便浮現在心底,每一行都似大放光明。

    “赤者,火也!所謂的赤霄九煉法,實際上就是引入極火之力,煅燒自身根基,去除異力,可謂兩敗俱傷……但此時,我修為精純,又有武道底子,些許損失,還支撐得起!”

    心念一動中,真實夢境之內,一點火星就形成了。

    這火卻非凡火,更與火行劍氣不同,而是帶著赤紅色,如血一般,一下子就覆蓋整個夢境,開始了熊熊的煅燒。

    轟隆!

    八門劍陣轟鳴著,大量的夢元力蒸發,現出三柄神劍本體。

    甚至,就連這神兵本體,都在赤紅色的火焰之下隱約變化,似更加精純了些。

    咕嚕!咕嚕!

    當然,比神劍更加不耐受的,便是夢元力。

    在赤色火焰之下,大量水銀一般的夢元力飛快蒸發,幾乎頃刻間就見了底。

    頭暈腦漲,一種極致的虛弱感覺便傳了過來。

    哪怕是當日與邪圣門尹邪作戰,又經歷九死一生,也沒有現在這般虛弱。

    “這火焰,能煅燒神元啊……”

    方元面色慘白,連眸子里面的光芒都黯淡了下來。

    嗤嗤!

    終于,在最后一絲夢元力也蒸發消散之后,真實夢境底層,忽然一震,一股邪異的妖紅色夢元力頓時浮現而出。

    霎時間,暗紅色的天邪力,便與赤紅色的火焰撞在一起。

    嗡!

    真實夢境一震,方元整個人一顫,七竅中都浮現出細密的血絲。

    “八門劍陣,守御四方!”

    此時不管不顧,只死死以劍陣守護著基本盤,任憑火焰煅燒異力。

    嗡嗡!

    霎時間,天邪力布滿全身,靜室之內,紅光大放,又帶著邪氣。

    只是伴隨著絲絲縷縷的火焰燃燒,失去了助益與燃料的邪異力量,又在不斷退步,發出不甘的嘶吼。

    良久之后,一切又恢復平淡,唯有方元暗啞的聲音傳了出來:“哈哈……果然可行,雖然過程痛苦,一次也只能清除百分之一左右,但我有黃粱米補充元氣體力,時間無窮,夜以繼日,水滴石穿,早晚能將這異力徹底焚毀干凈,不留隱患!”

    雖然此種法門消耗大,甚至會造成修為倒退。

    但自己有著屬性固化異能,又有著大量資源彌補根基,虛弱期很快便可以恢復,那又有何懼?

    狂喜過后,便是疑惑:“只是……剛才毛骨悚然的感覺,莫非是心血來潮?有大能在推算我?此時能引動這方面的,也唯有天邪力本主?或者長離遺寶?天邪子早已身隕,如此看來,長離遺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嘿嘿……剛才我正揮發天邪力,身上氣息濃烈,卻也是最好的掩飾,這莫非就是天命大運?”

    ……

    某處不知名的虛空中。

    幾道強大的神念匯聚,無遠弗屆,帶著天地至理,虛空都在不斷顫抖:“想不到……龍人長離竟然如此天資橫溢,竟然發現了起源的蹤跡……這次若非陰尊主出手,還真要被朝廷得了去!”

    “長離圣人學究天人,妾身也是十分佩服的,只是核心機密一分為六,不湊全實在難以破解,當日我們雖多方攔截,也只得了兩份!”

    “朝廷方面,或許是一份,或許是兩份,其它都不知所蹤!”

    幾個神念來回試探,都帶著猜忌。

    夢師源頭,哪怕圣人都要孜孜不倦地追尋,一旦真正觸及,立即就能獲得碾壓一切的偉力!

    如此巨大的誘惑面前,能精誠合作才是見鬼。

    除非大庭廣眾之下見得,否則都要私吞。

    陰尊主不動聲色,此時就懷疑這些顯圣夢師當中,有人私藏了收獲:‘當日洞天之靈自爆,我的一個傀儡化身殘余,就追著一份,進入了虛空亂流,最后卻湮滅,不知那份傳承到了何人手里!’

    圣人一念,自然就有著回應。

    哪怕不是專精夢卜之法,也獲得了答案:‘失落傳承,與天邪力有關?邪圣門!?’

    頓時就打量著某一道神念:‘隱藏得好深,差點連本尊都給騙了過去……’

    當然,無憑無據,她也不好直說什么,并且以圣人面皮,肯定吃干抹盡之后,就是打死不認,只能暫且放下,心中決定,日后必要好好試探,再給個報應!

    ‘突覺沒有好事,莫非是門中出了問題?’

    躺槍的某道神念頓時一個激靈,又有些疑惑,此時先按捺下,迫不及待地拋出提案:

    “雖然無法六脈合一,但光是我們掌握的這些資料與信息,難道還不足以下定決心么?!大乾不除!天意地脈所形成的天羅地網干擾就永遠不會停止,依舊是阻撓我們的絆腳石!”

    它是邪圣門圣人,自然與朝廷不怎么對付。

    “同意!”

    圣蓮教率先表示支持。

    “同意!不能讓朝廷得到長離圣人的心血!”

    源初會圣人大義凜然。

    “我界盟……同意!”

    “白澤山……棄權!”

    一道圣光之中,傳來略微波動的聲音。

    “哈哈……好!自夢界搭建以來,難得我們五大勢力,又有了一次一致!”

    邪圣門的神念大喜,五圣一旦形成決意,外界天空頓時響起一個天雷,風雨欲來!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