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玄功
    九絕山之中,依舊迷霧。

    諸多禁制盤踞一地,縱橫交錯,形成了一個兇險暗藏的絕地。

    雖然經過諸多夢師探索,依舊有著一點寶物留存,但夢師的蹤跡卻是越發稀少。

    某處,一個祭壇被豎立而起,諸多陣法閃耀,里面是影影幢幢的夢師,有些心驚膽顫地監視四方。

    “我們五大勢力聯盟,本處坐鎮的,應當是界盟的高層,怎么還不來?”

    一名黃衣男子看著手上的陣盤,臉上露出擔憂之色:“莫非事情有變?”

    “哼!何時你們白澤山,膽魄變得如此之小了?”

    話音未落,旁邊一名膚色蒼白,臉帶邪氣的少年就嗤笑一聲。

    “陸玄之,你邪圣門天下無敵,自當傳了驚人的業藝,不若出去巡視一二,如何?”

    黃衣男子翻了個白眼,反刺回去。

    “呵呵……”

    誰知陸玄之冷笑幾聲,根本不接話。

    之前界盟營地剛剛遭到強襲,雖然未曾傷到高層,但普通夢師卻是幾乎死傷殆盡,還有外界四大勢力阻擊朝廷援軍之事,更是十分不順利,同樣傷亡慘重,早已嚇破了他們這些低階夢師的膽。

    此時雖然確認朝廷已經撤退,但若還有一二殘余,留在九絕山之中,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他們身上都被強派了任務,能守著這里已是不易,再強行出去,簡直是找死,智者不為!

    “嘻嘻……兩位何必劍拔弩張?”

    忽然間,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香風過處,一個倩影就插入兩人中間:“大家同為盟友,何必劍拔弩張?你死我活呢?不若給小妹一個面子,握手言和吧。”

    這女子巧笑嫣然,天姿國色,眼泛秋波,更帶著一種驚人的魅意。

    “既然是圣女要求,我便給你個面子!”

    陸玄之立即借坡下驢,倒是那黃衣男子,臉色難看。

    畢竟此女雖然修為不高,卻是圣蓮教候補圣女,長袖善舞,在營地中有著很大一批簇擁,只是自己身為正道白澤山夢師,與這兩大邪派都走不到一起。

    這時卻不說話,畢竟對面兩個邪修,若是同仇敵愾,反而是自己麻煩。

    ‘幸好本地鎮守乃是界盟之人,界盟夢師一向中立,與我白澤山關系不錯!’

    黃衣男子心里暗暗慶幸,據說這個派遣之人,也是剛剛任命而來,原本應該是興云子的,只是后來界盟傳信,又換了一人。

    這種臨時調換之事,實在非常少見,也令諸人心頭惴惴。

    陸玄之眼睛一瞥,正想再說些什么,忽然間,三個夢師都是若有所覺,看向遠處。

    一個人影浮現,身形修長,每走一步,都橫掠十余丈距離,疏忽間就來到眼前。

    “什么人?”

    此種武道,已經驚人之極,立即令整個營地都騷動起來。

    “疾!”

    陸玄之一掐訣,法陣之外就浮現出一層黃蒙蒙的光芒。

    “我乃本地鎮守使,你等還不速速出來迎接?”

    對面的人影在數丈外立定,身上氣息如同山岳一般,壓迫而下,隨手甩出一塊令牌。

    嗡嗡!

    陣法光芒一閃,與這令牌呼應,直接開了一道縫隙。

    “的確是界盟令牌!”

    黃衣人松了口氣,與旁邊的陸玄之,圣女一起上前行禮:“黃龍、陸玄之、夢蓮,見過前輩!”

    “夢蓮?”

    人影進來,相當年青,身上氣息卻深不可測,看向夢蓮的眼睛中卻似帶著幾分戲謔之色。

    “什么……是你!方元!”

    夢蓮抬頭,就看到一張自己深恨的臉龐,不由脫口而出:“你是前來支援的大人,不可能!”

    “嗯?”

    陸玄之與黃龍側目,看著花容失色的夢蓮,暗想莫非這位圣女還與大人認識不成?

    “為何不能是我?”

    方元摸了摸鼻子,看著此女幾變的臉色,不由暗自好笑。

    一段時間不見,此女修為大進,有了虛圣位階,只是比起他來,還是天壤之別。

    甚至到了這時,五大勢力聯手,她反而成為了自己下屬,有著管轄之權。

    這世事弄人,實在難以預料。

    “夢蓮見過大人,之前小有得罪,還望大人海涵!”

    不過這女人終究聰明非常,直接行大禮,姿態擺得很低。

    “罷了,起來吧!”

    方元忍住笑,擺了擺手:“今后數月,我等都要戮力同心,完成盟中大業,才是要緊!”

    他雖然是本地長官,卻也不可能明目張膽地派此女去送死,特別是在外人知道有著舊怨的情況下,不過心中已經決定,若再遇到大乾偷襲之事,他是絕對不會出手相助的,只會袖手旁觀,看著此女去死!

    “我先去休息,晚上設宴,見見諸位!”

    此時面色平靜,一拂袖,直接進了營地核心,自有界盟的夢師招待。

    原地,三個夢師還是停留在那里,有些大眼瞪小眼。

    “怎么?”

    陸玄之望著夢蓮,眸子里滿是好奇:“夢蓮師妹認得這位方前輩?”

    “略有間隙!”

    夢蓮幾乎要咬碎銀牙,心里更是暗暗恐懼,嬌軀發抖:“我知道此人加入界盟,還不到數年,最關鍵的是,當初的他,連四重虛圣都沒有的啊。”

    “能擔任我們一地鎮守,修為起碼要五六重虛圣境界吧?”

    黃龍這下也驚詫非常了:“此人進階速度,竟如此驚人?哪怕有著奇遇,也是萬中無一的修煉奇才了!”

    他與陸玄之對視一眼,心里都是翻起了驚濤駭浪。

    “夢蓮師妹,我忽然想起,剛剛煉了一爐丹,還需回去看看火候,告辭!”

    陸玄之拱手,頃刻間遠離,黃龍見此,更是連理由都不找,直接離去。

    常言道,縣官不如現管,此時他們頂頭上司就是方元,哪怕這夢蓮背后也有人,但遠水不救近火,若因為走得太近,被誤傷了,豈不冤枉至極?

    “該死!”

    夢蓮當然也想得到這點,俏臉慘白:“此時一切以戰局為先,哪怕我父,都無法更改任務,本姑娘還要在那人手下效力……”

    一念至此,心里就不由大是悔恨。

    ……

    “果然,此地也是一處節點!”

    被迎入臨時建造的石殿之后,方元卻沒有立即休息,而是直接進入地脈,查看節點。

    一池幽水當中,紫色光芒游離不定,隱約間傳出龍吟。

    “果然是刺龍針,又有其它暗手在其中……”

    方元目中閃過一絲金焰,喃喃說著。

    這些時日,他刻苦鉆研長離圣人的傳承,對于此種布置已經是爛熟于心,更隱約窺視到了五大盟的野心。

    “朝廷或許也有所覺,但整體勢力處于下風,如之奈何?哪怕破壞了幾處布置,也根本無關大局的……”

    方元嘆息一聲。

    夢師勢力龐大,當年邪圣門、圣蓮教聯手,便堪堪可以與朝廷與隱龍衛持平,之所以沒有滅掉皇室,只是因為內部有著分歧的緣故。

    但這次五大勢力聯手,乾朝便簡直是大勢已去。

    “只是這布置,可并非關鍵時刻截斷地氣那么簡單……”

    方元嘆息一聲,回到屋中,開始默默修煉。

    夢師之路此時已到瓶頸,沒有其它助益,很難提升,倒是武道上一帆風順,此時自然將全部精力集中于此。

    畢竟,若是突破了此關,鑄就圣體,立即就會成為真圣,不輸七重虛圣的大能!

    “巨鷹鐵身功潛力已盡,卻可以與百毒煉金身融合起來,突破九脈境界!”

    這法門,還是方元從巫族傳承中得到的奇思妙想,又有著長離圣人的經驗配合,倒是很有可行性。

    “畢竟這兩門功法,一者煉氣,一者煉精,沒有相沖突的地方,反而可以相輔相成,以我此時的肉身,也足以承載!”

    “按照我的推測,這新功法一突破九脈,立即就可以凝聚武道圣體,畢竟我積蓄已經足夠!”

    方元默默站定,忽然間踏步而走,間或抓出幾爪。

    此時以他的武道修為,若全力發動,恐怕整個營地都要毀了。

    但這時,卻是悄無聲息,古井無波。

    “巨鷹鐵身功,經過我多方推演,還是偏向于硬功,得鐵之性!而百毒煉金身,則是偏向金性!”

    他踱走幾步,身上光華閃耀,伴隨著鷹啼,一層精鐵玄黑之色就浮現出來。

    這是八層巨鷹鐵身功大成的景象。

    在背后,靈脈匯聚,化為鷹身巨人,仰天咆哮。

    旋即,一層金色又浮現而出,與玄黑之色互相渲染,這是百毒煉金身的防御,被方元融入功法當中。

    “啾啾!”

    鷹聲長鳴,背后的巨人虛影驀然一變,開始模糊起來。

    而在方元身上,金色與鐵色互相試探、融合,開始化為一種全新的暗金色澤。

    “嗯,既然是從這兩大功法中融合脫胎而來,登臨九重,新的法門可以命名為‘九轉玄功’,能修出金鐵之身!”

    方元心念一動,自身屬性欄里同樣起了變化。

    在技能一行中,巨鷹鐵身功與百毒煉金身的標識開始互相融合,化為九轉玄功的字樣,后面的括號中卻是一排問號。

    “這屬性欄,果然是以我的意志與見識為依據的。”

    方元見此,頓時若有所悟。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