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匕現
    “你要陣法控制權?”

    追月真人神情一變:“果然……你在飛星陣上做了手腳,對不對?”

    “不可能!”

    龍力子率先否認了這一可能:“九宮飛星與東西洲所布置的陣法雖然是我們推演而出,但更多是靈界天意的傳授點化……不可能出問題的!”

    “如何?你們現在還有最后一次機會。”

    方元負手而立,仰望天空。

    只見紅云翻滾,與追擊而來的青芒與電光交匯在一起,顯然又有幾個領域大能趕到,正在進行交涉。

    “方元閣下,我愿意信任您!”

    法爾第一個表態,將一根金黃色的羽毛遞給方元:“我在東洲的陣法權限,徹底轉交給您!”

    “我們也是!”

    一表態,血族與狼族的始祖也立即贊成。

    “總之,不論發生什么,都不會比現在更差了!”

    電光火石間,龍力子與追月真人也考慮完畢,直接讓渡權限。

    修煉者都是一群寡德薄幸之輩,哪怕方元前一刻還與他們不共戴天,甚至擊殺了隱修會的人,但為了生存,下一刻就可以握手言和。

    “嗯……”

    方元閉上眼睛,頓時察覺到與所有陣法的聯系。

    在他的感應中,上千個節點組成大陣,正在源源不斷地抽取地星世界的源力,沒入靈王大島。

    此時的島嶼,擴張的速度簡直不可思議,已經快變成一個大陸了。

    ‘雖然我也在法陣中埋下了暗手,關鍵時刻可以使用,但現在做到這一點,則是更好!’

    原本,方元同樣有著計劃。

    即使這些高階修煉者全被靈界拉攏過去,他也可以憑借著留下的暗手爭奪控制權,伺機翻盤。

    當然,現在這樣卻是更好。

    諸多超凡者的交涉與轉移,大多以神念進行,商量得飛快。

    而等到這里達成交易之后,上面爭鋒的三位大能似乎也互相妥協,令人心悸的目光直接落了下來。

    呲啦!

    天際之上,烏云狂閃,各種雷電舞動,又不斷融合。

    “快阻止那人!!!”

    不知道為什么,紅云老祖幾個看到方元,頓時有著一股心驚肉跳之感,立即喝著。

    可惜,已經太遲了。

    在方元額頭,一個奇異的四角法紋出現,這是徹底掌握三大洲與海洋大陣權限,所凝結出來的具象。

    “可以了……”

    此時,在方元的感應中,一個浩瀚而巨大的意志,正在不斷滲透這個世界,更是深入陣法當中,掌握著一個個陣眼。

    以這些大陣陣眼生生不息的特性,哪怕自己此時要阻止,也是十分之麻煩。

    不過,他原本就沒有想到過要阻止。

    反而一個念頭,慧明市之中,整個大陣立即以之前十倍的速度,開始飛快運轉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

    林明在陽臺上,手腳癱軟。

    此時天空中所發生的一切,著實超出了他的想象能力。

    甚至,都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只是他躺在地上,看著又開始變化的陣法儀軌,心里終于清楚,這個大陣,又似乎產生了什么變化。

    下一剎那,一股比之前龐大十倍的吸力從身下浮現,立即令他雙眼一黑,陷入了昏厥當中。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六極地合禁斷大陣,起!”

    方元一掐法訣,所有的陣眼幾乎同時起了變化。

    原本這陣法的主要功能就是抽取與獻祭世界本源,與長離圣人的一些謀劃殊途同歸,此時的方元也不是要強行停止或者改變,只是在它的進行過程中略微推上一把。

    就宛若在疾馳的高速車上,并不是猛踩剎車,而只是輕輕一撥方向盤,頓時令目的地大幅度改變。

    “嗚!”

    哪怕只是這種程度的改動,方元一瞬間也覺得強大的反噬傳來,令他幾乎吐血。

    并且,原本已經趁機沉寂下去的靈界意志,也立即傳來暴怒。

    “以我一個人的力量,要與天意對抗,還是太勉強了!”

    方元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忽然大笑:“地星意志……你就快消亡了,此時想要繼續存在下去,就只能配合我,完成這次獻祭!”

    他雖然是天外之魔,但之前一直立場鮮明,剛剛還宰了一個隱修會的龍套表忠心,在一幫高階反骨仔之中異常顯眼。

    只一呼嘯,天上就有雷云相應,紫金色的雷霆落下,形成一圈電網,將方元保護在內,阻礙了其它三個領域者的攻擊。

    而此時,一個有些虛弱的意志,也加入了對于陣網節點的爭奪。

    “左右都是要被抽取本源,不如拼死一搏!”

    方元額頭的四角符文一變,化為了一個六極星的模樣:“長離遺藏當中,有著以獻祭世界,聯通夢師本源世界之法,今日,我就要徹底實驗一番!起!”

    一個混沌色的光點被他拋出,頓時天地一變。

    大量的世界源力被抽出,開始向某個冥冥中的世界獻祭。

    “這是……他原本的世界?”

    龍力子等人卻不知道方元的大野心,只以為他要引入自身世界,為自家爭取好處,而地星世界也樂得如此,驅虎吞狼,坐收漁翁之利。

    “向大乾世界獻祭?當我傻的么?”

    處于風暴正中的方元卻暗自思量著。

    大乾大能太多,又有這個世界的坐標,一旦發現他在做這種事,立即就會降臨下來大打出手,他最后連湯都未必能喝到,雖然同樣可以解圍,卻不符合他的根本利益!

    因此,方元直接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推波助瀾,將地星意志逼到墻角,不得不配合他進行長離圣人的實驗!

    雖然這個地星世界的本源不如大乾濃厚,六極地合禁斷大陣也只是個殘缺版,但也達到了最低要求。

    “那傳說中的夢師本源世界啊……降臨吧!”

    方元高舉雙手。

    在這一剎那,以他為核心,整個地星的大陸都在轟鳴著。

    恐怖的地氣匯聚,形成六極法陣的樣式,匯聚于慧明市的一點,倏忽沖上虛空。

    “這是……另外一個世界?”

    “不好!速速阻止。”

    “不能讓他成功,否則我們必定獲罪于天!”

    天空中,紅云老祖與另外兩個領域者看得目眥欲裂,連聲怒吼,各種法寶神通傾瀉而下。

    可惜,此時的地星意志也十分清楚,若是沒有任何變數,今日根本難逃劫難,因此將方元牢牢守護在內,整個大陣運轉流暢無比。

    ‘這長離圣人陣法的威力,實在難以想象……’

    而方元額頭六極星的光芒爆閃,已經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運轉陣法當中。

    ‘這個陣法,起碼也是為七重虛圣準備的,我此時還是力有不殆……幸好有著地星意志全力配合,否則恐怕真的要輸……還好!’

    方元長出口氣,六條土黃色的巨龍騰空而起,追逐著他之前丟出的混沌光點。

    這光點是他從長離圣人哪里得到的遺留,一個不斷變化的信標數據。

    雖然不是真正的夢師本源世界位置,但只要有著龐大的源力獻祭,立即就會引起夢師世界的注意,甚至破格降臨。

    吼!吼!吼!吼!吼!吼!

    六聲巨響之后,橫亙天地的土黃色龍形猛地沖入光點之中,霎時間消散不見。

    在原地的虛空之頂,一個暗黑色的大洞出現了。

    “該死!已經被他召喚出來了!”

    “另外一個世界么?”

    紅云老祖面色陰晴不定:“若來得是一個很弱的世界,或許我等還可以為靈界再立一功,攻陷一界!”

    但方元所召喚來的,當真會是一個弱小的世界么?

    這種可笑的想法,就連他的敵人們都不信的。

    紅云老祖也就勉強一說,在見到黑洞成形之后,立即有了退意。

    轟隆隆!

    但此時,一個浩大的意志,卻是忽然降臨了。

    這意志恢宏飄渺,帶著靈動仙氣,甫一出現,就強烈排斥著原本的地星意志。

    甚至,一道道混沌之雷,不斷從四空中涌動,劈向黑洞。

    “連天意都忍耐不住,被逼得出手了!”

    紅云老祖見到這一幕,簡直恨不得掉頭鼠竄,奈何此時靈界天意降臨,簡直有如天子親自督軍,前線的將士是不要想可以臨陣而逃的美事了。

    紅云老祖唯有繼續硬著頭皮頂在前面,心里更是千回百轉:“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能驚動我們靈界的天意?”

    哪怕在高維當中,靈界也是一個十分強大的世界了,甚至能突破維度的限制,狩獵其它世界。

    還有什么,能令它都為之驚動,甚至是恐懼呢?

    不錯,就是恐懼!

    身為五階領域者的一員,紅云老祖清晰地感受到了整個靈界意志的恐懼,就仿佛……見到了什么天敵一般!

    萬眾矚目當中,虛空黑洞越發擴大。

    旋即,一道道迷離的夢幻氣息,開始從中逸散出來。

    受到這股氣息影響,幾乎是一瞬間,方元就感覺自己的夢元力飛速恢復,開始壓制著體內的靈氣。

    “真的是……夢師本源世界?”

    在這一剎那,他借著地星本源的燃燒,還有大陣的輔助,真的感受到了,那位于更高維度當中,宛若夢師故鄉一般的不可思議之世界!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