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畸變(加更求月票!)
    “嘶……”

    陳馨在一邊,看得也是倒吸一口冷氣。

    剛才,這個在她看來很有兩把刷子的戒色和尚,不知不覺就著了道,迷了一樣向水溝走去。

    如果這種手段作用在她身上的話,簡直是無法阻擋。

    “看來……有些麻煩啊!”

    方元看著深沉的夜幕,還有面色略微蒼白的澹臺鬼護幾個:“你們小心點,我怕誤傷!”

    也不等他們行動,就直接釋放詛咒,披上一襲黑袍,宛若收割生命的死神,大灘大灘的鮮血從袖子中洶涌而出,在地面上蔓延。

    一個個黑色的頭顱浮現,諸多的鬼魂,仿佛種豆芽一般拔地而起,飄蕩著飛向四周。

    “鬼……鬼潮!”

    陳馨幾乎暈了過去,恨不得貼在澹臺鬼護身上。

    這種等級的鬼潮,哪怕頂級的驅鬼人,也很難活下來吧。

    并且,一直與他們通行的這個少年,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怎么感覺比這個村落還要詭異的模樣?

    “去……給我搜索整個村子,不要漏過一處地方!”

    方元的眼睛化為黑洞,與漆黑的月色悄然對應,在鬼火中看起來更加陰森恐怖。

    此時一聲令下,宛若號令萬鬼的鬼王一般,諸多惡鬼紛紛消失。

    “格格!”

    “格格!”

    夜色重新恢復靜謐,只有陳馨牙關打顫的聲音不斷傳來。

    “嗯?”

    借著諸多鬼魂與詛咒之力,方元的神識一下蔓延而開,幾乎遍布整個村落,甚至不斷深入,探尋空間。

    也就是這種感應力,令他的觸覺仿佛蜘蛛網一樣,接觸到了某個恐怖至極的存在!

    “詛咒……根源么?似乎不在現實世界當中……”

    方元正在沉吟中,忽然間,面色一變。

    他所放出的鬼潮,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崩滅,哪怕是炮灰居多,但在當中,可是也有著數頭兇級精銳的啊!

    “真是不錯呢……竟然一瞬間覆滅了我的鬼潮!”

    他咬著牙,冷笑出聲。

    “什么,一瞬間,鬼潮都被覆滅了?!”

    澹臺鬼護面色大變,心里的滋味更是復雜難言。

    這個村子的詛咒,已經完全超出了他這個頂級驅鬼人的能力,能夠依仗的,唯有方元一人而已!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等到天亮吧……夜晚畢竟視線不好,或許能趁著白天調查到更多的情報!”

    澹臺鬼護沉吟一下,建議說著。

    “嗯……可以試試!”

    方元倒是無可無不可。

    畢竟,通過剛才的試探,他也了解到了盤踞在這個封中的詛咒,絕對是怪級無疑!

    要想封印這種詛咒,強大的實力與精準的時機缺一不可!

    ‘那個根源……莫非在異空間中?不,以我現在的實力,哪怕是冥界,也無法阻擋我的窺視……那樣的感覺……’

    方元心里埋藏了一個疑惑,卻沒有說出口。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這次這個詛咒,將會十分麻煩啊……’

    ……

    清晨。

    第一縷陽光灑落而下,整個村落中浮現出一層淡薄的水霧。

    “只是普通的霧氣而已!”

    澹臺鬼護抓著一縷水汽,仔細辨認了下,做出了結論。

    就在這時,他面色一變,再看看周圍,只見四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又來到了村口。

    一個打扮土樸、扛著斧頭與柴火的大漢從路邊走過,看到他們,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你們……是外面的游客?”

    “大哥……我們昨天不是剛見過么?”

    陳馨疑惑地問著。

    “昨天?俺一直都在砍柴啊,沒有見過外面的人!”

    憨厚大漢摸了摸腦袋:“你們是來旅游的?還是來考古的?”

    “你怎么可能不認識我們?”

    陳馨笑容僵硬,又看了看日頭,太陽當空,漸漸西斜,絕對不是清晨的模樣。

    “奇奇怪怪的!”

    大漢自己念叨著幾句話,扛著柴火走開,戒色和尚卻是面色一變,以一種復雜的情緒說著:“時間……”

    怪級詛咒,就可以逆轉因果,扭曲時空!

    這也是方元很有興趣的類型。

    畢竟,哪怕圣人,也做不到時間倒流,這個詛咒卻可以做到!

    哪怕倒流的并非整個宇宙、甚至整個世界,只是這個村落的時間,也已經非同小可!

    “你是說……我們回到了昨天,剛剛進入村子的那一刻?”

    澹臺鬼護沉吟了一下,看向周圍:“那么……陳河呢?”

    “無限循環的時間,只要死在詛咒當中,就是真的死了么?”

    方元點點頭,有些明白了。

    “不可能,怎么會是時間倒流……我哥為什么不能回來?”

    陳馨抱著頭,簡直要崩潰了。

    “其實,要看到這種痕跡很簡單,我們身上的物資消耗,還有狀態,都‘撥回’到了昨天的時候……”

    方元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物品,忽然大步向村子里走去:“只要進入村子,就已經遭到了詛咒,我們都離不開了,除非徹底解決這里的一切!”

    哪怕沒有大漢的帶領,他們昨天剛剛來過一次,自然熟門熟路。

    只是,有著方元的提醒,戒色和尚仔細注意周圍,頓時覺得那些或好奇、或冷漠的村民,神情的確十分奇怪,太過平淡了一點。

    “哈哈……”

    這時,一個竹編的球滾過,后面還跟著一個小孩,令陳馨渾身顫抖。

    “是狗蛋!還有冬花嬸!”

    這母子兩人,卻根本當他們幾個如空氣,直接走了過去。

    “我們,已經陷進這個時間循環里面了……”

    陳馨說著,兩道眼淚就流了下來:“不要……我不要死,我為什么要來這里?我要回家,我要見我哥!嗚嗚……”

    “好了!”

    澹臺鬼護上前,遞過一張紙巾:“放輕松點……我們一定可以打破這個詛咒的。”

    “都是……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我怎么會到這個鬼地方來,我哥又怎么會死?”

    哪怕曾經暗戀,覺得可以為對方付出一切。

    但此時,在詛咒與生命的威脅之下,陳馨還是驀然發覺,她是如此深沉地愛著這個世界,并且一點都不想死。

    “馨兒……”

    澹臺鬼護沉默了。

    “我不想再見到你!”

    陳馨大叫一聲,驀然向村口跑了出去。

    方元見此,不由搖搖頭,這個詛咒如果這么容易就可以被破解,那豈不是成了玩笑一般?

    “我去追他!”

    澹臺鬼護一咬牙,知道以陳馨那點實力,遇到這里的詛咒就是送菜,但她哥哥剛剛為他而死,實在不能放棄。

    “好,那我們兵分兩路,我跟戒色去找村長還有祠堂,晚上在冬花嬸家匯合!”

    方元點點頭。

    實際上,那個陳馨就是累贅,并且自己找死,那就讓她去死好了。

    甚至,在找到封之后,哪怕澹臺鬼護,對他而言也沒有多少用處。

    此時看著澹臺鬼護的背影消失,方元面色不變,找到了那個村長。

    “啥?要借宿啊,好事!”

    村長直接答應下來。

    “請放心,我們會付錢的,還有,我是考古系的,想參觀一下你們這里的祠堂,可以么?”

    方元笑瞇瞇地道。

    “祠堂?”

    村長面色一變:“那里有什么好參觀的?倒是你要傳家古董的話,俺們這里倒是有不少……”

    “廢話太多,真當我要按你流程玩游戲么?”

    方元面色一冷,直接飛起一腳。

    砰!

    這種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村長還真沒見過,頓時被踢飛到墻壁上,大聲慘叫起來。

    “有外人敢來我們五撒野!”

    “打!給我打死他們!”

    這一下當真引起眾怒,在村長媳婦哭泣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扛著鋤頭圍了上來。

    “滾!”

    方元拿起一塊石頭,直接捏成粉末,隨手一灑。

    噗噗!

    人群中立即炸開血霧,慘叫聲此起彼伏。

    “阿彌陀佛……這些,都是真正的人啊!”

    戒色和尚也有些搞不懂了:“施主莫要妄造殺孽!”

    “如果我非要如此呢?你要阻止我么?”

    方元眼睛斜瞥。

    “不會,但請讓貧僧先給他們念幾遍往生經!”

    ……

    實際上,方元下手還是有著分寸,至少沒殺人。

    而在展露出絕世兇人級別的武力之后,老村長再不愿,也只能乖乖屈服,帶著他們來到村子里的祠堂。

    “大……大爺,你們看上什么盡管拿,只要莫害性命,俺們啥都聽你的!”

    老村長臉變成了苦瓜,吃力地摸索出一把黃銅鑰匙,打開一扇院門。

    這院子跟周圍建筑沒有絲毫差別,如果不是有人帶領,方元他們非得地毯式搜索,才能有著發現。

    方元走過院子,直接來到主堂,看著那一排排的靈位,眸子一凝。

    “先祖鬼考之靈位……”

    戒色和尚隨意看過一個,忽然看向老村長:“這位施主貴姓?”

    “俺姓鬼!”

    老村長苦著臉:“這可是真話,可不是有意消遣你們。”

    “原來如此!”

    戒色和尚點點頭。

    鬼姓,也寫作傀姓,的確是一個古老的姓氏。

    而按照老村長所言,居住在這里的山民,大多都是鬼氏族人,大體有著五支,這也是五改名的由來。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