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拘捕
    “這介既是商人,若投靠商朝,于我不利!”

    公子午臉色恢復平靜,吐出的話語卻是冷若寒冰:“莫閣,你命人帶上重金,賄賂大王身邊的親隨,務必要將緝捕變成追殺,徹底令兩者交惡。”

    “屬下明白!”

    莫閣眼睛大亮,躬身退下。

    心里,更是冷笑不已:‘介……任憑你劍術通天又如何?得罪了公子午,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甚至死了都還要為我西周國的霸業做貢獻!’

    很顯然,一旦商王聽信讒言,與介交惡,到時不論哪一方死傷,對于西周都是有益無害之事。

    ‘這才是真正的公子啊!’

    他退出大廳,又走出十余丈,這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此個公子,當真天資縱橫,又胸有江海之深,腹有山川之險,饒是他都感覺越來越難以伺候。

    但是,也唯有這樣的君主,才能在亂世中生存,甚至完成代商的霸業!

    “公子午必是未來的王者!誰都不能阻擋……一個區區的劍手,當然更是不行……”

    莫閣喃喃說著,瞳孔中有著奇異的光彩閃過。

    “鄒子!”

    空曠的大廳當中,公子午負手而立,卻是忽然對著空氣問道:“你也見過此人了,覺得如何?”

    “天下面相無數,老朽又豈能盡識之?只是可以斷定,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從墻壁后面,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走了出來,寬袖大袍,長須拖地,童顏鶴發,頭上的冠足足有著一尺高,一看便是個異人。

    “能擊敗曹子的劍手,當然不是池中物!”公子午擺擺手:“還有呢?”

    “還有……此人修為之強,恐怕并非純粹的劍手,也不似煉氣士,反而更像巫族一流……”

    老者捋了捋白須。

    “巫?”

    公子午臉上浮現出疑惑之色。

    “公子可知夏時九黎之亂?那九黎之民,便是巫了……甚至,在此時仍有子民崇拜的戰神蚩,同樣也是巫的一員……”

    鄒子喟然一嘆:“可惜,五百年前,天地大變,巫族便徹底銷聲匿跡,想不到能在這里見到一位……并且,他剛才朝老朽所在的墻壁望了一眼,似乎已經發現了老朽的窺探。”

    “是么?”

    公子午的面色頓時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

    “剛才的館閣當中,應該還有第四人的存在!”

    方元走出聚賢館之后,驀然回首,眼角余光就捕捉道一抹紫氣,不由又是一笑。

    他剛來商邑之時就感覺到了三個比較麻煩的人物,劍圣曹秋是其一,其二就在這里了。

    “而那第三個,應當是在商朝王宮之中?畢竟傳承五百年,怎么都該有著一點底蘊與暗手……”

    方元走回自己的館舍,忽然間,眉頭一皺。

    只見原本的屋宇,已經被一群商朝士兵包圍,目標赫然是黑冢與蓋聶幾個!

    “居然這么快就動手?”

    方元喃喃著,卻沒有后退。

    “介……你身為商人,無視大王,已經犯了重罪,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一名將領站出來,居然是大夫玖,旁邊甚至還站著蒙括幾人,完全就是這次征伐東夷的舊部。

    很顯然,對方連這點可能的舊部之情,都給利用到了。

    當然,若不是蒙括等幾個士暗中拖延,說不定此時的士卒都已經沖進館舍抓人了。

    “介……唉……”

    蒙括見此,上前一步,鄭重行禮:“還望你大局為重,與我同去見大王,我哪怕舍了這次的功勞不要,也要保得你的周全……并且,你有著昨日劍敗曹子的名聲,大王必然不會為難你的。”

    此時的他,真不愿看到方元做出反抗,那樣就意味著事情無法挽回了。

    但有人明顯不想如此。

    “來人,給我將他們盡數卸下武器,盡數抓起來!”

    大夫玖一指方元,抽出了自己的佩劍。

    數十兵卒當即圍了上來,手持長戈,兇猛非常。

    ‘反抗吧!’

    大夫玖目中帶著病態的光芒,對他而言,若介不反抗,他馬上就拿下這人,狠狠折辱,再殺了那黑冢,以報之前的羞辱之仇。

    若對方反抗,那更是死定了!

    在大商國都,對抗國家力量,哪怕是曹秋帶上所有弟子,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場。

    “真是……不知死活呢!”

    方元以指彈劍,劍作龍吟,遠近皆聞。

    嗡!

    轟鳴當中,他整個人宛若一道狂風般上前,包圍而來的商朝士卒立即被沖得七零八落。

    “盾!”

    大夫玖一聲狂呼,十幾名手持巨盾的人就攔在他面前,身后又多出了數十弓箭手。

    “御!”

    持盾之士大吼著,盾牌砸地,連接一體,仿佛形成了一道鐵幕。

    鐵墻橫隔,箭雨在后,稍一遲疑,大軍就會立即合圍。

    大夫玖有著信心,換成曹秋在此,必然只有變成刺猬的下場!這個介哪怕強些,也必然有限。

    “無知!”

    但下一刻,他就看到了方元的眼神,那是居高臨下,帶著憐憫的光芒。

    “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可當百萬師!”

    方元曼聲長吟,來到盾陣之前,驀然突出一劍。

    轟隆!

    下一刻,風雷大作!

    他一劍刺出,竟似與曹秋一樣,攜帶著風雷之威,以沛然之勢而擊。

    漫天大響中,原本看似堅不可摧的盾陣,竟然瞬間摧枯拉朽般崩潰,現出后面倉惶的人影。

    “放箭!放箭!”

    大夫玖緊握長劍,可惜此時根本不能給他帶來半點安全之感。

    咻咻!

    箭如雨下,落在方元身上,卻是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又紛紛折斷落地。

    “既然你來找死,我也只能送你去死了!”

    方元閑庭信步地走著,間或刺出幾劍,原本的弓箭手立即潰不成軍。

    他來到大夫玖面前,手中長劍一滴滴血液墜落。

    “不……”

    在大夫玖絕望的目光中,劍尖毫不猶豫地挑開他的佩劍,刺進了他的咽喉。

    噗!

    血花成霧,大夫玖的尸體倒在地上。

    蒙括卻是宛若墜入了無底深淵,知道這次對方當街斬殺大夫玖,與大商就是徹底決裂了。

    如此一來,大王不僅痛失一個得力臂助,反而還要多一個強敵!

    ‘唉……都怪大夫玖,還有朝中奸臣讒言,大王的性格,也是太過了……’

    在他心底,一個大逆不道的念頭浮現,旋即又怨恨地望著方元。

    他是朝廷忠臣,既然此時對方選擇了決裂,那也唯有不惜代價,拿下對方,免得遺毒無窮。

    這種目光,直接被方元所感受到,心里頓時哂然。

    “可惜……這樣的忠臣,不是我的手下啊!”

    方元嘆息一聲。

    這樣的人,若是自己的走狗,那自然相當放心,但若變成敵人,就相當頭痛了。

    不過,也只是對普通人而言。

    ‘下次若還敢來糾纏,就一劍殺了吧!’

    心底默默做了決定,方元頓時深深呼吸,吐出一口長氣。

    呼呼!

    狂風呼嘯,吹沙走石,原地立即吹起了颶風,天昏地暗。

    諸多商朝士兵狼奔豬突,驚恐大叫。

    等到一切恢復之后,原本的方元,以及驛館之內的黑冢等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

    半個時辰之后,消息就傳進了王宮。

    “介拘捕,大夫玖陣亡?”

    此時的商王名為辛,相貌堂堂,身材魁梧,在為王世子的時候,曾經力舉過千斤之鼎,有倒拽九牛之力。

    更難得的是,不僅孔武有力,戰無不勝,在軍事上更有天賦,曾經領兵討伐過東夷、九苗等等,都是大獲全勝,擴張商朝統治版圖,乃是少有的英明之主。

    當然,中年過后,不免就有些沉迷于享樂,脾氣喜怒無常。

    此時,聽到方元抗拒的消息,頓時掀翻了面前的案幾:“大膽……在商邑之中都敢如此,這還是寡人的都城么?”

    旁邊,兩名內侍對視一眼,暗笑不語。

    原本,他們收了西周國的賄賂,準備狠狠告一告這個介的刁狀,哪怕對方肯來面見大王,也必然要攪黃一切。

    但想不到,那個介比想象中還要狷狂,卻是不必多嘴,金子也可以落袋為安了。

    “傳令下去,立即封鎖四門,全國緝捕!”

    帝辛發出了咆哮:“寡人要將那個大膽的介抓捕回來,好好嘗盡酷刑!”

    商王一怒,整個王宮中的隸臣與妾婢都是簌簌發抖。

    這時,誰都沒有注意到,宮殿外的一個人影,卻是悄悄走開,來到了王子的屬宮之中,向一個年青人恭敬稟告著一切。

    “介么?”

    這個年青人星眉劍目,身上貴氣充滿,甚至還要在公子午之上。

    畢竟,養移體,居移氣,哪怕公子午未來能登基為王,現在卻還不是!一個諸侯公子,又怎么比得上王子尊貴?

    世間任何面相、氣運等等,莫不如是,都是實力或者潛力的體現,卻并非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此乃斗敗劍圣的大師,冒然為敵,實在是遺憾!”

    年青人取出佩劍,猛地下定了絕心:“孤要出宮,親自為父王將那個介抓捕回來……嗯,若是大王問起,你們就這么回答,聽明白沒有?”

    “諾!”

    周圍的王子屬臣紛紛下拜應是,彼此眼中都有一絲無奈之色。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