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夢路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水
    牧野洋洋。

    西周聯軍組成方陣,以西周國武士為主體,最前面的,赫然是數千乘戰車。

    這些乃是諸侯征伐時的利器,根據線報,大商的戰車卻大部分被王子盤帶走,用來征伐東夷。

    其它諸侯見到這一幕,也是信心大增。

    但當見到大商軍隊的時候,他們又是面色一變。

    嘩啦啦!

    玄鳥的旗幟高展,在地平線上,驀然浮現出一道黑線,宛若潮水一般涌來,都是衣色尚黑的商朝軍隊,看數目,豈止十萬?

    咚咚!

    戰鼓轟鳴,宛若雷霆,前面的陣列立即騷動起來。

    “大商到了此時,終究還有余氣……光看帝辛能輕松將十萬國人與奴隸武裝起來,便可見一斑!”

    一處高高的山丘之上,西周侯望著這幕,先是一嘆,旋即就哈哈大笑起來。

    “父侯為何發笑?”

    公子午望著密集的商軍之陣,手心有些發汗。

    “我笑商朝雖有余氣,卻攤上了這樣一個商王,豈非天要滅之?”西周侯笑聲不停:“國人可用,若這帝辛誓死守城,或許還能與我們周旋一二,甚至拖到援軍到來,但現在,野外交戰,徒是取死之道爾!”

    經過訓練的武士,與農夫奴隸終究不同!

    西周侯看得很清楚,那些被武裝起來的奴隸雖然盔甲堅固,長戟鋒利,但目光中卻盡是茫然。

    這種狀態,打打順風仗還行,真要交起手來,恐怕連一盤散沙的諸侯軍隊都不如。

    “午,你傳我將領,西周本軍坐鎮高地殿后,命令其它諸侯進擊!”

    西周侯舉起長劍,猛地下了命令。

    “諾!”

    公子午下去傳令,沒有多久,兩邊戰鼓轟鳴,諸侯聯軍中,數千輛戰車沖陣,宛若一柄鋒利的矛頭,呼嘯著沖向商軍。

    看到這一幕,步卒居多的商人中,立即出現一陣騷動。

    “不準退,后退者死!”

    帝辛咆哮著,駕馭戰車,勇猛地沖在了第一個:“玄鳥的子民們,跟我沖!”

    在他身后,大巫祝趕到,忽然割裂自己的手腕,以血灑地:“勇士啊,我祝福你們!商朝的余氣將與你們同在!”

    伴隨著咒文與祈誦聲,商朝大軍忽然覺得心中充滿了勇氣,就連原本最為怯懦的奴隸,也嗷嗷叫著,向戰車發起了沖鋒。

    而大巫祝的軀體,也是飛速開始老化,幾乎是眨眼間就變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保持著祈禱的姿態,氣息斷絕。

    哪怕他是商朝大巫祝,施展的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暗示術,但用到這種等級的戰場上,所帶來的負擔也是令他立即死亡。

    并且,這種暗示術也并非一定會起效,最關鍵的,還是商人們本來就有戰意,帝辛又身先士卒,鼓舞士氣。

    若沒有這些鋪墊,哪怕大巫祝將自己獻祭了,也沒有這種效果。

    嘩啦啦!

    車輪滾滾,兩支洪流兇猛地撞擊在一起。

    “死!”

    帝辛怒吼著,手上金戈揮舞,前面的敵人頓時身首分離。

    看到他所向披靡,商軍咆哮著,同樣殺向車陣,甚至步兵為主的大軍,漸漸壓制住車隊,這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夫戰,勇氣也!”

    此時,方元站在云端,默默看著這幕,也是大商最后余氣的退場。

    無論如何,商王必死!

    這是大勢達成的前提,連他也無法阻止。

    ‘要逆轉大勢,宛若泄洪,直接阻攔抗力太大,必須層層分泄,弱其力道,最后一擊扭轉乾坤!’

    方元眼中金光爆閃,仿佛已經穿過了重重的迷霧,見到了命運之后的真相。

    “父侯!”

    望著這一幕,哪怕公子午,都是眼前發黑,手腳冰涼。

    “無妨!”

    西周侯望著地形,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大商無道,鯉請天譴之!”

    “天譴?”公子午怔怔望著父親,幾乎以為他魔怔了。

    轟隆隆!

    但下一剎那,奔雷般的悶響從戰場邊緣傳出,宛若萬馬奔騰。

    嘩啦啦!

    一道渾濁的水流,浩浩湯湯,鋪天蓋地而來。

    正砍翻一個諸侯大將的帝辛抬起頭,望著這幕,卻是整個人都懵了。

    下一剎那,滾滾洪流毫無阻礙地碾過了大商與諸侯聯軍,激起慘叫連連,哪怕最英武的勇士,在這天地之威下,也只能簌簌發抖。

    原本占據優勢的大商軍隊,立即被沖得七零八落。

    即使是商王帝辛,也只能在親隨的誓死保衛之下,僅以身免。

    在他身后,早有準備,依靠地形躲過洪水的西周本陣大軍,卻是準備了竹筏、木筏,開始沿著水路進軍,痛打落水狗。

    “天要亡我!”

    帝辛見著這幕,直接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被一干殘兵敗將簇擁著,撤入商邑。

    “嘖嘖……果然人妖勾結!”

    方元在半空中卻是看得清清楚楚,在洪水方向,五行紫鳳率領一干大妖,直接發動水脈,才有這水淹七軍的壯觀場景。

    “殺進商邑,活捉帝辛!”

    西周侯望著這幕,臉上有著一抹酡紅,驀然拔劍令著。

    “殺進商邑,活捉帝辛!”

    “殺進商邑,活捉帝辛!”

    西周大軍士氣大振,向商邑沖去。

    公子午混在其中,卻是感覺心房如同冬日大雪一般冰冷:‘水淹七軍,不僅有大商軍隊,之前的諸侯聯軍,也是誘餌……甚至,父侯故意犧牲他們,來削弱各諸侯的實力,保證日后主干強于各枝……’

    攜著大勝之威,洪水之攻,西周軍隊幾乎毫無阻礙地殺入商邑,旋即直撲王宮。

    只可惜,他們晚了一步。

    一束濃烈的黑煙,自王宮中冉冉升起,赫然是商王帝辛見走投無路,悍然舉火!

    而古代的軍隊,軍紀自然無法與現代相比。

    哪怕是號稱義軍、王師之流,所過之處,同樣也有劫掠等事。

    沒有多久,富庶的商邑中,立即處處烽煙,宛若變成了人間煉獄。

    “午!”

    進入商邑的西周侯見著這幕,眉頭一皺:“立即約束軍士,暴商殘部未滅,怎能如此懈怠?”

    言下之意,哪怕是要劫掠,也得有著規矩與紀律。

    “諾!”

    公子午拜倒在地。

    “還有……將帝辛的尸體找出來,即使找不到,也要弄一具焦尸代替,寡人要斬了他的首級祭天,以示天命交替!”

    西周侯語氣有了微妙的變化。

    “唉……”

    方元默默望著這幕。

    只見在濃煙當中,原本守護商邑的殘破玄鳥,終于徹底墜落,化為青煙。

    “天命……”

    方元閉上了眼睛。

    哪怕早已割舍了關系,此時同樣還是有些悵然若失。

    ……

    商邑之南。

    “父王……商邑!”

    五萬大軍開到,王子盤望著這一幕,簡直是目眥欲裂。

    班師途中,聽到西周消息,他已經加速行軍,卻料不到,還是來遲一步。

    “殿下!此時還未晚,請速速反攻!”

    蓋聶在旁邊提醒:“還有……西周大軍有妖鳳之助,除了老師,無人可以匹敵!”

    “孤知道了!”

    王子盤擦擦眼淚,他終究非常人,立即命人擺上香案,點燃之前方元賜予的線香:“盤懇請先生出手,但有所求,無有不允!”

    旋即,也不管方元答復與否,望著商城,眼珠血紅:“殺進商邑!復仇!復仇!”

    “殺!”

    他麾下的五萬精銳,大多都是商邑之民,大商鐵桿,見到老家被焚,都是目眥欲裂:“沖鋒!”

    咚咚!

    戰鼓轟鳴,聲勢驚天動地。

    公子午心里一沉,登高遠望,立即冷汗淋漓:“是王子盤的南征大軍……居然這么快就到來了!速速準備迎敵!”

    可惜,他的命令似乎傳得太遲了一點。

    西周軍隊連番作戰,大耗體力,此時又入城大掠,早已分散而開。

    而在古代,這種情況之下,哪怕孫武復生,也只能干瞪眼。

    “殺!殺殺!”

    很快,商朝南征之軍就沖入商邑,向西周大軍發起了沖鋒。

    相比于西周人而言,他們熟悉這里的一草一木,一街一房,更有著本地父老鄉親的支持,立即勢如破竹。

    “父侯!守不住了,速速撤出城外吧!”

    公子午狼狽逃回,就見到西周侯握著戰車欄桿的手背,已經是抓得發白。

    “不可能……明明天意在周,為何會如此……”

    西周侯喃喃著,牙齒緊咬,流出了血液。

    “速走,遲則不及!”

    公子午親自斷后,帶著之前還趾高氣昂的大軍,狼狽撤出商邑。

    此時,在殘破的城墻之上,一面黑色的玄鳥旗被重新豎立,傳來商人的歡呼。

    “好!”

    方元見著這幕,頓時大贊。

    帝辛之死,實際上也是他坐視天命的結果。

    必須以這個王者的逝去,作為與之前一系列罪孽的分割。

    大勢不可逆,卻可以小節改之。

    帝辛之死,代表西周天命到達了巔峰,人滿則虧,水滿則溢,巔峰過后,自然便只有衰落了。

    趁著這個機會,王子盤以精銳之師,占據主場優勢,地利人和皆在其手,若還是失敗,那方元也只有扭頭就走。

    “我賭贏了……天命對世界的影響,貴在潛移默化,不至于直接顯現!”

    方元抬頭,只見一只嶄新的黑色玄鳥,在烈焰中浴火重生,驀然發出了長鳴。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