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界河之祖 > 第1073章 交流會
    風輕雪是來自無盡海的一個大門派,門派的名字叫做風雪神宮。

    風雪神宮的勢力非常大,在無盡海擁有很大一塊地盤,并且他們還將手伸到了大陸做起了生意,賺得盆滿缽滿。

    風雪神宮的人本來是不想派人過來參賽的,可他們都非常想在大陸提升自己的影響力。

    如果他們派出的人能夠獲得第一名,說不定大陸將會有更多的人了解到風雪神宮,這樣一來,他們在內陸的生意說不定會更加火爆一些。

    “要是我和你對戰,我是該認真地和你打呢?還是隨隨便便打?還是主動認輸?”風輕雪躺在了草地上,她現在非常苦惱。

    風輕雪本來是不想來的,可風雪神宮的人非逼著她來,她也沒有辦法。

    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一夜大家的心情起起伏伏,但他們都睡得非常好。

    天亮以后,各個門派的門主的都帶上了參賽弟子,開始前往迦羅圣壇。

    迦羅圣壇就是交流會的舉辦地點了,那里是重要的交通樞紐,經濟非常發達,來往的人也非常多。

    就是因為人多,所以那里的執法者也很多,沒有辦法,如果不來多點執法者的話,他們根本管不來那些人。

    楊煌并不擔心那些執法者現在會去抓他,他已經打聽過了,參加大比的人員在比賽期間暫時屬于無罪狀態,大比結束后才有可能會被上千執法者圍起來。

    “去到那里后各抒己見,以交流為主,就算不服氣也只能罵人,不能動手!”黑魔再次重復了一遍這句話。

    “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種喜歡鬧事的人!”楊煌笑了笑。

    黑魔可沒有信楊煌的話,她知道楊煌可是特別能惹事的,到目前為止,楊煌惹的勢力多到數上腳趾頭也數不清了。

    跟著一起去的幾位長老也挺擔心楊煌會鬧事的。

    雖然他們可以護著楊煌,可去到迦羅圣壇的執法者多如地上的青草,并且別的參賽選手肯定也有長老護送,他們就算想要護著楊煌也很艱難啊。

    別的人就不說了,就說那個叫做凌北天的,那個家伙是最有可能對楊煌出手的了,他們光是要攔著凌北天就已經非常辛苦了,根本沒多少精力防備其余的人。

    “路上的風景還不錯!”楊煌看了看周圍,發現周圍的店鋪還肯不錯的,最不錯的就是那些衣服了,材質非常好。

    楊煌暫時停了下來,走到店中買了一件價值十億的衣服后才開始啟程。

    之前楊煌老是被別人說衣服爛,今天他不打算被那些無知的群眾笑了,他知道今天他代表的并不僅僅只是他自己,還代表著黑色工會。

    黑魔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楊煌還是很會做人的,但她也挺疑惑的,楊煌哪里來這么多錢呢?

    其實黑魔并不知道楊煌有一個非常隱蔽的收納戒,在那個收納戒中藏著一堆錢。

    “這里果然繁華,竟然有人在出售丹火的消息!”楊煌買了一份卷軸過來。

    打開一看,發現丹火出沒的地點竟然是在無盡海,并且還不是在海中的小島上,而是在大海的某一個海域中。

    那種丹火的名字叫做致命冰炎,據說那種丹火是以液態的方式存在的,雖然是火,但看起來非常像水。

    “這種這么像水的東西在大海中怎么能找到呢?不過我還挺想去找找的!”楊煌并未說話。

    在行走的時候,楊煌一般是不會說話的,這些只是他的心理想法而已。

    收起卷軸后,楊煌就跟著隊伍緩緩前行了,他發現周圍行人的眼神都挺奇怪的。

    楊煌稍微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們應該都知道他就是楊煌了,或許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被通緝的人大搖大擺的走在大街上吧。

    時間總是過得相當快,半個時辰后,楊煌就來到了迦羅圣壇。

    圣壇的位置挺高的,遠遠高于地面,在地面上立著大量的座位,有頭有臉的人都能坐在座位上,普通人就只能在座位后面,或者左右兩邊圍觀。

    說是圣壇,其實也就只是一個圓形的擂臺而已,但那個擂臺卻不是用來比武的,而是用來讓人交流的。

    想要表達自己想法的人可以上去表演,下方有人持不同意見的可以上去反駁,也可以在座位下方反駁。

    “各位,本次交流會由城主府舉辦,請大家都安靜下來!”一個非常誘惑的女人對著大家壓了壓手,似乎是想通過這個動作去壓低大家聲音一樣。

    大家看在這個美女這么漂亮的份上,也就都不吵了,當然也只是暫時不吵而已,只要讓他們逮到機會,他們還是會吵給大家看的。

    “來到這里的參賽選手共有九個,無盡海一方并未前來!剩余九方的選手開始交流!交流方向以不向,可以是功法,武技等方面,最能說的人可以要求城主免費幫他做一件事!”美女說完后就下去了。

    那些圍觀群眾立即沸騰了起來,原本以為這次只是單純地交流會而已,沒想到竟然還有獎勵。

    雖然那些獎勵發不到他們手上,可他們都還相當興奮。

    楊煌也來了些興趣,如果他能夠獲勝的話,他就可以讓城主撤掉通緝公告,雖然他不是很介意,但能撤掉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我第一個上去吧!在下凌北上,乃是凌北天的侄子!”凌北山跳到了圣壇上。

    凌北山在上去后,就對著楊煌露出了非常神秘的笑容。

    楊煌皺了皺眉,或許凌北山是想要向他討教了,現在就是不知道凌北山想要說的是什么方面了。

    “各位,我先來說說關于泡妞方面的心得,這次我選擇的對手是楊煌!我說完后,就輪到楊煌來說吧!”凌北山笑了笑。

    楊煌鄙夷地笑了笑,他猜得果然不錯,凌北山果然是了要針對他。

    “各位,眾所周知,泡妞是有技巧的,下面我來一一講述給大家聽,想要泡妞,首先自己必須要優秀,最重要的是要有錢,有實力……”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