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二八〇章 修煉小講堂
    靈氣對于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還是個陌生的詞語,即便是一些修為宗師的強者,也是不甚了解。

    而劉袖看到大家的反應,便覺得自己有義務科普一下。

    “天地萬物皆有靈,大到星辰日月,小到水滴塵埃,其實都具有靈氣,我們在初入武道時,練的是內力外力,等達到先天之后,便是先天內息,如同返回到胎兒的呼吸方式,其實在這時候,就可以感受到天地靈氣了!”

    劉袖侃侃而談,一開始很多人還不屑,可發現不僅閻信不說話了,連江大宗師那些人,甚至是尉遲公,都聽得很認真。

    不明覺厲啊!這小子怎么像給大佬上課一樣?

    然后,所有人都開始聽他說的是什么。

    只有寧婉柔,完全一臉呆萌,就是看到爹爹也在聽,都不療傷啦,大叔真的好厲害啊!

    此時大叔還站在中間,對面是閻信,因為兩人要準備動手,結果就變成了劉袖的修煉小講堂。

    他繼續說道:“可是,為什么先天就可以感受到靈氣,但很多人化真之后,甚至是通玄境,還感受不到呢?”

    “是啊,為什么?”

    發問的竟然是李經修,武道院的院傅,京城無人不知的名師!

    這下大家更是不明覺厲,那靈氣到底是啥玩意?為何連李經修都這么感興趣?

    只聽劉袖接著道:“李院傅問得好,這要從體質說起,也叫作靈根,就像修煉天賦一樣,每個人都各有不同,有些人到了先天之后,反而比內練時修煉更快,這正是靈根的作用,將一絲天地靈氣,不知不覺地引入體內,化作自身真氣。”

    “而沒有靈根的人,即使修煉到化真圓滿,也會因為感應不到靈氣,而觸及不到通玄的門檻。”

    這一番話,至少讓在場的十幾個人,猶如醍醐灌頂一般,只因在場的化真圓滿不在少數,特別是武閣這些強者,比如黃聞便是其一,他們正是找不到突破通玄的辦法。

    當即有人問道:“如果沒有靈根,就真的永遠止步了嗎?”

    劉袖道:“世事無絕對,就像閻信嗑了五十多種丹藥,如果你也這么有錢,并且沒被丹藥毒死,也是有機會的,但我剛才說了,這樣的話,以后便再無寸進。”

    閻信:“……”

    此時,這位無數人仰望的宗師,心里早已經慌得一比,因為劉袖說的全中!

    可閻信仍不甘心道:“通玄就已經位列宗師了,就算是江離別,又能走多遠?”

    這話確實不假,江離別是比閻信更強,但一樣是通玄境,而且迄今為止,還沒有人能超越通玄之上。

    劉袖微微一笑:“那是因為功法不行,如果能自主吸收靈氣,我想以江宗師的程度,至多一年,便會踏入靈渡境,成為靈修士!”

    他說完之后,周圍頓時炸開了鍋。

    “真的有靈修士嗎?那靈渡境不是虛無縹緲的說法嗎?”

    “我看他就是胡言亂語,嘩眾取寵,人家閻宗師吃的鹽,比他吃的飯都多,他怎么可能懂這些?”

    “閻信口這么重嗎?不過確實,那劉袖這點年紀,他的話根本不可信。”

    “呵呵,正因為年紀小,還能一招打擊黃聞,你們不覺得更可信嗎?”

    “這……”

    大家終于意識到一個問題,像江離別、寧缺這種武道奇才,都是四十歲之后,才位列宗師,也就是邁入通玄境。

    可是再看劉袖,最多二十出頭吧?可能還不到,但人家現在就是通玄境了!

    這絕對不是努力就行的,也不是天賦,只能是修煉功法不一樣,接觸的層次也不一樣,還有可能就是,他說的靈根了!

    而且據說凌山的幾位老祖,都是在追尋靈修者的腳步,尋求更高的境界……

    此刻,閻信臉上滿是糾結,江離別也沉入沉思,尉遲公面色凝重,這里每一位接觸到這個層面的強者,都被劉袖的話所震撼。

    其實他們現在最想知道,劉袖練的是什么功法?

    這些人里面,已經有一半以上,露出炙熱的目光,隨即劉袖便接到一句傳音。

    “劉兄弟,懷碧其罪啊!”

    提醒他的是寧缺,劉袖笑著點了點頭,卻并沒放在心上,這道理他當然懂。

    要是在以前,劉袖肯定會謹言慎行,不過現在嘛,他既然敢浪,自然是不怕別人惦記。

    為什么不怕呢?接下來就會告訴所有人!

    “我說完了,按照之前的規則,你想進武閣就打敗我吧。”

    劉袖淡淡開口道。

    閻信這才想起來,他們還是敵人呢,這一戰也是勢在必行,他當即收斂心神,取出一把赤血寶劍。

    “你說的這些,我無法求證,只能用實力說話,若你贏了我手中劍,閻某愿執弟子之禮,向你請教修煉之道,若你輸了,那便一切都是妄言!”

    “你可能誤會了。”

    劉袖糾正道:“我說這些不是為了收徒,你想請教我也未必答應,更不稀罕什么弟子之禮。”

    “你……那你說這么多干什么?就為了顯你能耐?”閻信一陣氣惱,自己堂堂宗師,第一次把姿態放這低,結果人家根本不稀罕,你說尷尬不?

    “不,我說這些,只是為了一個夢想……”

    劉袖仰望45度道:“作為一個有志青年,我現在又是武閣大武士,御賜天命武士,當然要以國家武道強盛為己任,在武閣的崗位上發光發熱,為實現大運武道騰飛,而肝腦涂地,鞠躬盡瘁……”

    這突如其來的騷,差點閃到皇上的腰,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這特么,見過不要臉的,比如汪直那閹狗,可是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汪直:賢弟這波操作,簡直像教科書一般,連為兄也自嘆拂如!

    江離別:我是不是錯了?不該把他拉進武閣?這家伙應該進宮啊!

    慕小喬:我不認識他,我不認識他……

    呂軒、史長老:我們也不認識……

    寧婉柔:大叔好厲害!

    寧缺:婉兒還是太小了,不急,不急……

    尉遲公:弄死他!閻信你特么趕緊弄死他!

    “好了,出招吧!”

    閻信不再聽他廢話,手中寶劍一抖,便發出陣陣嗡鳴聲,隨后一劍刺向劉袖!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