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神外傳仙界篇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天盟信物
    “希望不變吧!”九夏也低聲道,“左右姐夫已經把事情的嚴重性說了,如今空間通道也開了,還是讓他們遷到萬妖界吧!”

    “若是能遷,他們怎么可能還在這里?”蕭華苦笑道,“大多數人都會按照咱們的所想,走趨利避害的路,但總會有那么一些人,他們不會按照咱們的所想去做……”

    “需要通知天庭和佛宗么?”九夏看看蕭華試探道。

    “先不必了……”蕭華搖頭道,“我先看看,若是能解決那是最好,若不能再說不遲!”

    “嗯,都聽姐夫的!”九夏甜甜一笑道。

    九夏的飛梭并不快,蕭華也不著急,只放出衍念繼續探察,飛了數十日,蕭華收了衍念,笑道:“還好,雖然道門修士的修煉受到極大影響,但世俗之人生活并未有巨大變化,看起來四大部洲整個界面也根據天地靈氣的異變有自己的調整。”

    九夏這次是真的愣了,她看著蕭華不可思議道:“姐夫,你……你耗費衍念,看了這么久,居……居然是在看那些世俗百姓??他們跟道門……有什么關系么?”

    “他們啊……”蕭華笑笑說道,“才是真正的人族!沒有他們道門、儒修、佛宗等等,都會成無本之木,無水之源!”

    “嗯,嗯……”以九夏之聰慧,只消蕭華略一點醒自然明白。

    “天地靈氣異變,修士自然有能力遷往萬妖界,但這些世俗百姓不行,所以這次若是不能消除異種真氣,蕭某真正要救助的……該是這些世俗百姓!”

    “那……那得多少人啊!”九夏有些駭然。

    “再多也得救……”蕭華分說道,“雖然四大部洲自身已經改變,但改變的最后,人族終究是要滅絕的……”

    “行……”九夏抿嘴笑道,“只要姐夫決意救世,小妹一定聽命。”

    說完,九夏看看四周說道:“姐夫,前面就是道盟四大禁地之一的墨磬禁地了,小妹當年路過這個夜泊冰潭時曾在此停歇過……”

    “什么?”蕭華身軀一震,有些驚訝的看向九夏道,“你說什么?這……這里有個夜泊冰潭?”

    “是啊!”九夏本以為蕭華吃驚的是墨磬禁地,可沒想到蕭華問的卻是夜泊冰潭。

    “那……”蕭華放出衍念,看看九夏手指方向,緩緩起身,問道,“四周還有沒有叫做煙籠的所在?”

    “有啊!”九夏笑道,“就在夜泊冰潭旁邊,有個叫做煙籠山的所在!”

    “該死!”蕭華低罵道,“原來龍神子的留給孟平青的詩句是這個啊!”

    “什么詩句?”

    九夏把狼祖帶回萬妖界的東西,還有龍神子留給孟平青的信物中那兩句詩詞,說道:“蕭某當時就納罕了,龍神子的信物里面留‘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這兩句詩詞作甚,原來隱喻在這里啊!”

    “走,咱們快去看看……”九夏大喜,催動飛梭變了方向,直接飛到一座冰潭上空。

    夜泊冰潭不過百余里大小,冰寒入骨,飛梭即便是停在高空,依舊有寒流好似針刺般沖出!

    不必蕭華探察,九夏早就雙眸生出三色探看,可惜看了片刻后,九夏并沒有發現什么,旋即她轉頭看向煙籠山方向!

    “姐夫……”約是一炷香后,九夏歡喜的叫道,“我找到了!”

    “這么厲害啊!”蕭華笑道,“我還什么都沒發現呢!”

    “嘻嘻……”九夏好似驕傲的小狐貍,挺起胸脯道,“這等小事兒讓小妹代勞就好!”

    說完九夏身形一晃,從飛梭上躍下,遁入大地消失不見。

    “一個天盟的信物,看起來也不是龍神子的,里面一個莫名其妙的地圖,這又是什么意思?”

    蕭華并沒有起身,他的衍念比九夏強了太多,早就看到夜泊冰潭和煙籠山中間那個山丘下方極其隱秘的禁制中的東西了。

    果然,片刻后,九夏臉上帶著興奮飛了上來,收了拿著一個狀若令箭的信物,低呼道:“姐夫,找到了!里面是一個古怪的地圖……”

    蕭華沒說什么,接過令箭,仔細的看看,跟衍念所見沒什么不同,他看看雀躍的九夏道:“怎么?莫非你見過這個地圖?”

    “沒有啊!”九夏搖頭道,“這個地圖小妹沒見過,不過,小妹最喜歡琢磨這些沒頭沒尾的事情。就好似真相被埋在支離破碎的線索中,只有理順線索才能找到真相……”

    “那你從這個地圖上看出什么了?”

    “地圖的輪廓粗糙,很多地方都是一筆略過,只有中間那片山脈狀若水波,看起來信物所指必定是那片山脈!”

    “嗯,山脈肯定是有特色的……”蕭華說道,“而且這片山脈在亦麟大陸肯定是絕無僅有,只要一看到這個山脈就能聯想到這個地圖!問題是……這個信物的時間該有五十萬年上下,按照時間算,是蕭某從遇到龍神子之前二十萬年所繪制,而那時候……或許還沒有龍神子,或許龍神子修為還很低淺……”

    “姐夫怎么看出此物存在有五十萬年了?”

    “從上次碎星城體悟之后,蕭某對一些時間就有了一定認識……”蕭華解釋道,“比如出關之后,蕭某就知道體悟用了多久,而看到這信物,蕭某就能感知到此物存在了多久!”

    九夏有些迷茫和羨慕:“這就是所謂的時間法則么?”

    “這哪里是時間法則啊!”蕭華笑道,“這不過是一些粗淺的時間認知罷了!”

    “不管了!”九夏擺手了,說道,“讓我想想,二十萬年前天盟的信物,那必定是龍神子得自他人,會是誰呢?”

    “哈哈,這還不簡單?”蕭華笑道,“找人問問不就知道了?”

    “找誰?”九夏茫然了。

    “給我……”蕭華伸手道,“我拿去問問古穹老人!”

    “古穹老人?”九夏奇道,“他在哪里?”

    說完之后,九夏恍然了,笑道,“原來古穹老人飛升仙界后,也拜入了造化門?”

    “應該也有天盟的盟主……”蕭華接過信物,說道,“我先問問古穹,若是不成再問他人!”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