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玉漱公主
    陳子昂和呂素回到客棧,易小川仍在和高要熱火朝天的聊著,兩人太久沒有見面,仿佛有著說不完的話。

    “小川,跟我去一趟圖安國。”陳子昂直奔主題道。

    易小川不解的問道“師傅,我們才剛來咸陽沒有幾天,就算要回去也該回沛縣,這個圖安國是什么地方?”

    陳子昂說道“圖安國是一個小國,但是那里有一個你命中注定的人在等著你。”

    易小川和高要都是一頭霧水,除了陳子昂沒有人知道這所謂的命中注定是什么意思。

    “師傅,那人是誰啊?”易小川試探的問道。

    “圖安國的公主玉漱,玉漱公主,我算出你和她之間有姻緣,如果不去的話你會抱憾終身。”陳子昂心想自己總不能告訴你,你在劇情里和玉漱就是天生一對,卻因為命運而不能在一起。

    易小川嘀咕道“玉漱公主怎么會看的上我,再說了我們兩人面都沒有見過,你就斷定我和她之間有姻緣,我才不相信呢。”

    雖然陳子昂給易小川的感覺像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人,譬如算出劉邦設計讓他和自己離開沛縣,又譬如劉邦會加害兩人等等。

    可關于這種終身大事的事情,易小川才不相信別人能夠算準,哪怕這個人是陳子昂也不例外。

    “小川,玉漱公主貌美如花,長得不比素素和呂大小姐差,你難道真的不考慮一下?”陳子昂有些無語,還真的被呂素給說中了。

    “那她就更不可能看上我了,師傅,我從來不相信什么上天注定的姻緣,你就饒了我吧。”易小川雙手抱拳的告饒。

    高要也開口道“是啊兄弟,小川他性格活潑開朗,長得又是一表人才,如果真的有心儀的姑娘肯定會自己去爭取,你就不必為他操心了。”

    “小川,你也是那么想的嗎?”陳子昂看著易小川,眼神很是復雜,不想讓易小川錯過這段千年之戀。

    易小川開口道“師傅,你的心意呢徒弟就心領了,但是這種事還是讓徒弟自己來吧,難道你還擔心我找不到女人?”

    “那我就不勉強了,你們慢慢聊。”陳子昂有些失望的走出房間,呂素也跟著走了出來。

    呂素安慰道“夫君,我相信小川一定會遇到屬于自己的姻緣的,就像是我和姐姐遇到你一樣。”

    陳子昂搖了搖頭沒有解釋,如果易小川堅持拒絕玉漱,那么自己又該怎么辦呢?

    “對了,現在小川不打算見那個玉漱公主了,我們還去圖安國嗎?”呂素問道。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陳子昂想的很深入,如果說自己也不去圖安國的話,玉漱公主會怎樣呢?

    極大可能會和劇情里一樣,被圖安國給推出來當作禮物送給秦王,成為秦王嬴政的女人。

    圖安國只是個彈丸小國,本來國力就不富裕,不可能獻出大量的金銀財務,用玉漱當做禮物不但可以省下一筆物資,而且還能聯結和秦國的關系,獻出玉漱是最好的選擇。

    “不行!我決定了,就算小川不去,我也要去一趟圖安國。”陳子昂下定了決心,自己不能看著玉漱掉入火坑,至于玉漱和易小川之間有沒有可能他已經不想考慮了。

    呂素挽著陳子昂手臂道“夫君,我也跟著你一起去。”

    “素素,圖安國距離咸陽頗為遙遠,此去圖安可能會很辛苦。”陳子昂不想呂素受苦。

    呂素毫不在意道“夫君,你忘了我服過你給我的丹藥了嗎?再說了,就算真的很辛苦我也會一直跟著你,誰讓...誰讓你是我的夫君。”說到這里她更是含情脈脈的望著陳子昂。

    “那好,我們馬上就出發!”陳子昂在呂素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后回到房間和易小川、高要進行了短暫的告別,同時留下了一些金銀給予兩人當做生活用度。

    陳子昂花了不菲的價格買了一輛馬車,馬是上等的好馬,車的內部同樣是裝修精致,可以直接躺在里面睡覺。

    陳子昂當起了馬夫,架著馬車朝圖安國的方向前進著。

    一輪明月高高掛起,天空成了黑夜的主場。

    陳子昂也停下了馬車,和呂素躺在馬車內休息,這輛馬車的空間足夠的大,陳子昂忍不住在車內便和呂素干柴烈火了起來。

    馬兒的韁繩被綁在樹上,車聲則晃動著,陳子昂心想自己也算是古代車,震第一人了吧。

    幾度纏綿后,呂素疲軟的躺在陳子昂懷中,幽幽道“夫君,素素還是承受不住,或許真要我和姐姐一起,才能滿足你呢。”

    “讓你姐姐聽見你那么說,她不得把你屁股打開花?”陳子昂說著在呂素的嬌臀上輕拍了一下,彈性十足。

    呂素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陳子昂好奇的問道“素素,你笑什么?”

    “我笑你敢想不敢當。”呂素伸出玉指在陳子昂鼻子上點了點頭,嘴角輕輕上揚。

    “誰說我不敢當了,等到哪天把你姐姐也接來,我...”陳子昂話剛說到一半,就看到了呂素那奸計得逞的笑容,心知自己被套話了。

    “好呀,你這個小妮子敢套我話。”陳子昂把手伸到呂素腋下,抓撓著她的敏感,呂素連忙求饒道“夫君,我錯了!”

    陳子昂停下動作,開口道“其實也沒什么,反正你遲早都會知道的。”

    姐姐呂雉嬌艷動人,妹妹呂素清新可人,既然兩人都是自己的女人,陳子昂又怎么會錯過和她們一起魚水之歡,只不過呂雉暫時還不在身邊,這一計劃無法實施罷樂。

    “真的到了那個時候,該多害羞啊。”呂素羞怯的想著,要和最親愛的姐姐一起服侍同一個男人,這其中的羞怯簡直是無法言喻的。

    “第一次你或許會害羞,但等到第二次就肯定不害羞了,就像是你第一次...”陳子昂還沒說完呂素就猜到他想說什么。

    “不許說!”呂素為了讓陳子昂不能開口,直接用嘴唇封住他的嘴,陳子昂也樂得品味呂素的味道。

    不知不覺,兩人又纏在了一起。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