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一百三十章 那一抹白色
    “呵呵呵呵”隨著普度慈航陰冷的笑聲,他的身軀神奇的變長變寬,背部長出堅硬的鎧甲和倒刺,沒過一會竟變成了一只數十米長的大蜈蚣。

    它鋒利的口器如同兩個放大了數倍的牛角,能夠輕松夾斷人的骨頭。

    比磨盤還大的嘴里全是倒刺,讓人望而生畏,數千只的足更是看的人頭皮發麻。

    “走!”陳子昂將燕赤霞拉上狻猊背上,朝著相反方向跑去,此刻他也管不了那未知的黑暗里藏著的是什么東西了,至少目前先躲過這頭大蜈蚣再說。

    “駕!”陳子昂絲毫不考慮兇獸狻猊聽不聽得懂這句趕馬的話,催促著它快速往前面跑去,回頭一看那只大蜈蚣沒了蹤影。

    突然,前方的土地發生震動,一張長滿大小不一倒刺的嘴從土里拱了出來,好險陳子昂及時拉住了繩索,不然就帶著燕赤霞和狻猊一起給這大蜈蚣送菜了。

    陳子昂調轉方向再次逃跑,但每跑多遠又被追上,如此反復幾次狻猊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了,而那頭大蜈蚣反倒來了興致,越鉆越快!

    “如今只有一戰了”陳子昂撫摸著狻猊的鬢毛,它應該也很累了吧?

    “怎么不跑了?我還想再玩一會呢,跑?跑的掉嗎?”大蜈蚣在離兩人數米處的地方鉆出,口吐人言道。

    “再試試那招吧”陳子昂對燕赤霞說道,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燕赤霞將血手印印在琴上,說完他的嘴唇都發白了,這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更是一種法術,而他的法力幾乎已經枯竭了。

    “噔~噔~噔~”

    伴隨低昂琴聲的是近千把武器,而且這一千把都不如之前的耀眼,上面閃耀的金光也是超薄的一層,因為陳子昂和燕赤霞兩人的狀態都不好,所以這絕魂琴音效果也大打折扣。

    “叮~叮~叮”

    那些常規大小的兵器打在大蜈蚣的身上沒有造成絲毫傷害,只是發出了輕微的響聲,他的殼居然堅硬到了無視這些兵器的地步?

    最后一把作為殺招的巨型武器不再是巨型魔劍,而是一把造型古譜的大劍,比起之前出現的魔劍小了一個型號不止。

    千年蜈蚣精做了一個另所有人都意向不到的決定,他將底部微微翻過來,大嘴對著空中的那柄大劍。

    陳子昂十分欣喜,當即讓巨劍降落下來,目標直指千年蜈蚣的巨口,任他外面殼再堅硬,它的體內相對來說肯定是比較脆弱的。

    就在劍尖剛進入它嘴里時大蜈蚣突然閉合了口器,一對“牛角”緊緊的閉攏夾住了那柄巨劍。

    它左右角一用力,巨劍支離破碎。

    “這...”陳子昂自知這次召出的這把劍威力并不強,但卻被這蜈蚣精直接用這種方法暴力的破解,它未免也太強了些?

    “你我二人難道命中就由此一劫?”燕赤霞絕望的說道,陳子昂的琴音都拿這蜈蚣精沒法,金剛經又已經消耗完了,自己現在法力全無完全是一個累贅。

    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四面楚歌!

    “我命由我,不由天!”陳子昂豪氣的說出了這一句爛大街的話,但此刻這句話的確表明了他心中所想,憑什么我的命運掌握在老天手里?我不相信我現在就只剩下死路一條!

    “狻猊,帶著師傅往遠處走,越遠越好”陳子昂知道狻猊能夠聽得懂自己的話,拍了拍它的背部說道。

    “要走一起走”燕赤霞伸手想要去抓陳子昂肩膀卻被他一下子躲開。

    “狻猊,我命令你,帶著他走”陳子昂再次對狻猊說道。

    狻猊轉過身不舍的看著陳子昂,從它成為陳子昂坐騎的那一刻起他對陳子昂就有了感情。

    “滾啊!”陳子昂生氣的大聲吼道。

    “吼~”狻猊不舍的吼了一聲帶著燕赤霞朝著遠處奔去。

    “殺你用不了多少時間,我看他們能跑多遠”千年蜈蚣精示威似的將兩只巨角夾的咔咔作響,那數千只紅足蠢蠢欲動,似乎時刻會對陳子昂發動攻擊。

    “那就....來吧!”陳子昂提著倚天劍朝著大蜈蚣飛奔,蜈蚣精同一時刻也動了!

    他爬上了千年蜈蚣的背上,直接使出獨孤九劍:破法!

    鋒利的倚天劍將它堅硬的甲殼刺出一道裂縫,從里面噴涌出了綠色的汁液。

    陳子昂猜的沒錯,由于千年蜈蚣是昆蟲修煉成的妖怪,所以不需要用金剛伏魔劍法,獨孤九劍一樣有用!

    “給我下來!”蜈蚣精瘋狂的擺動著身體想要把陳子昂甩掉,但是陳子昂緊緊的抓著它背上凸出的倒刺,任它怎么搖都不松手

    “這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機會,下一次蜈蚣精可就沒那么容易讓自己爬上它的背部了”陳子昂在心中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松手!

    “呵呵,好像你也不過如此”陳子昂感覺它晃動的有些慢了,不對!是我的意識模糊了!!!

    陳子昂抬起手臂一看,小臂下面不知何時被劃開了一道口子,傷口處紫的發黑,自己什么時候被劃傷的?

    陳子昂努力回憶,好像是在自己跳上蜈蚣精背上時被它的那對牛角口器劃了一下,受傷雖然不重但卻有毒!

    “你的毒也該發作了吧?”蜈蚣精嘲笑似的對背上的陳子昂說道。

    它突然猛地一甩,陳子昂被重重的甩落在地上。

    就在蜈蚣精準備掉頭一口將陳子昂吞進肚子里時一道黑色閃電從它身邊一閃而過,地上的陳子昂已沒了蹤影。

    “狻猊?”

    陳子昂模糊的睜開雙眼,自己此刻正躺在它的背上,前面是燕赤霞。

    “你們怎么又回來了,我不是讓你們走嗎!”陳子昂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只死馬自己非要調頭回來救你,攔也攔不住,怪我啊?”燕赤霞做了一個欲哭無淚的表情,陳子昂也不知道他說的真話還是假話,淡笑著答道“謝了”

    “但是我感覺情況不太妙”燕赤霞嘆了一口氣,蜈蚣精已經潛入了地下,被追上只是時間問題。

    狻猊雖然還在苦苦支撐,但是它真的已經盡力了...

    經歷了那么多世界真的要在這里倒下了嗎?

    陳子昂想盡所有辦法和手段,都沒有能夠制服蜈蚣精的了,而且此刻他的意識也逐漸昏迷。

    有些遺憾的是不能再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了,巧巧、靜香.....還有那個有著一面之緣的白衣狐女”

    “抓到你們了”蜈蚣精再次鉆了出來,扭身襲向狻猊和狻猊背上的二人。

    突然間,一只雪白的大尾巴憑空出現,如同打高爾夫一般將蜈蚣精打飛數十米遠。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