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意外?
    陳子昂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創夢別墅莊園里了,只不過此刻房間里空無一人。

    “老公,快出來吃早餐”葉薇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知道了”陳子昂對著門外回應道。

    “主人,這里是?”小撒旦原本正站在一棵樹頂觀望大海,結果突然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包圍著他,讓他沒有絲毫反抗余地的就消逝了,再次出現就是在這個房間里。

    “這里就是5年后的未來世界”陳子昂對小撒旦說道。

    “好像,和之前的世界沒什么不同?”小撒旦開口問道。

    “變化的確不太大,但是各個領域多少都是有些變化,但和你之前的認知完全不一樣的是,這里沒有生化病毒,沒有喪尸,所以說你是這里的第一只喪尸!”陳子昂介紹道。

    “夫君,你在和誰講話?”小龍女疑惑的問道。

    “別想了,肯定又給我們帶姐妹來了”巧巧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一會兒給你們介紹一個新朋友,等一下”陳子昂知道她們誤解了,但是等她們見到小撒旦一切就清楚了。

    “你的翅膀能不能收起來的?”他怕小撒旦的翅膀嚇到她們,特別是葉薇這種不是從其他位面過來的女人。

    “可以”小撒旦點了點頭,隨后那翅膀便逐漸變小,到最后竟變成了一個黑色的惡魔翅膀紋身,刻在后背栩栩如生。

    “外面的那些全都是我的女人,你知道怎么叫的”陳子昂提前對小撒旦說道。

    “你還真是處處留情”小撒旦淡笑著說道。

    “咳咳,這個你別管”陳子昂說完就推開門朝著客廳走去,眾女已經在吃著早餐了,見到小撒旦后幾個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夫君,你不會.....對男人也有興趣了吧?”阿貍帶著哭腔的說道,她以為陳子昂改變性取向了,那自己等人怎么辦。

    “噗嗤”陳子昂剛拿起桌上的一杯牛奶喝到嘴里,聽阿貍那么一說全噴了出來,還好沒噴到眾女身上。

    靜香連忙抽出紙巾擦去他嘴角的牛奶,埋怨著說道“你那么激動干什么?”

    “我都怪被誤解成gay了我能不激動嗎!”陳子昂心中腹誹了一聲后解釋道“他叫做小撒旦,是我從生化危機中帶出來為我幫忙的”

    “各位女主人好”小撒旦微微欠身。

    “等等,你說生化危機.....他是喪尸?!”葉薇突然想到了曾經看過的各個系列的生化危機,里面無一不是各色喪尸的天下,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小撒旦長得也太像人類了吧?

    “小撒旦,為了我們的清白,讓他們看看你的能力吧”陳子昂無奈的說道。

    “遵命”

    只見小撒旦背后的翅膀紋身猛地瘋漲,三秒鐘的時間內就長出了一對黑色的翅膀,那翅膀左右展開足有六米長,這還是受地方限制沒有繼續伸長的結果。

    “老公,原來你沒有彎”阿貍喜極而泣。

    “你的小腦袋瓜整天在想些什么”陳子昂在她頭上輕輕敲了一下算是懲罰。

    “吃飯吧”陳子昂坐了下來,然后讓小撒旦收起翅膀去外面逛逛。

    “你剛才說他是來幫你的,難道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煩嗎?”細心的白雪注意到陳子昂話中透露出的意思。

    “嗯,有一些麻煩,不過有了小撒旦之后應該會好一點”陳子昂坦言道。

    自己殺了李鋒之后即使龍組不追究自己的麻煩,李鋒家族的人肯定也會追究,陳子昂倒是不怕他們對自己下手,主要是怕自己的愛人們收到牽連。

    不過如果他們真的這樣做的話,陳子昂對于龍組這個組織也已經失望透頂了。

    “叮鈴鈴”陳子昂的手機突然響起了,一看,原來是金銳這禽獸打過來的。

    “說吧,有什么事情”接到金銳的電話陳子昂心情不錯,每次和這幾個兄弟聊天,他都感覺到十分的輕松,什么負擔都沒了。

    “子昂,我們剛才差點被撞了,而且我感覺.....感覺那車好像就是朝著我們撞過來的”金銳吸了口冷氣說道。

    “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講一遍”陳子昂沉聲說道。

    “就剛才,我和武磊、孔野三個人覺得傷好的差不多了就一起辦好手續出院了,結果在過馬路的時候有一輛皮卡瘋了一般朝著我們撞過來,如果不是旁邊湊巧有一輛卡車經過,恐怕我們已經全部被撞飛了”想起之前的場景金銳仍心有余悸。

    “你們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等我過來”陳子昂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掛上電話后就朝著門外走去。

    剛走出兩步后又走了回來,嚴肅的對幾女說道“你們今天都待在家里,哪兒也不要去”

    “發生什么事情”靜香看到陳子昂嚴肅的樣子,心中也變得十分焦急,他已經很少沒見到陳子昂露出這種嚴肅的表情了。

    “可能有人會因為我而針對你們,所以今天你們都先待在莊園里不要出去,知道了沒有?”陳子昂問道。

    “嗯”幾女紛紛點頭答應下來,她們有的時候可能會故意和他唱反調,但在大局上還是唯陳子昂是從的。

    他離開創夢莊園之前又用意識讓小撒旦回來,只有他守衛著莊園,陳子昂才能放心的去做事情。

    金銳后來又打了一個電話,告訴陳子昂他們在一家叫做古瀧的奶茶店里,陳子昂第一時間就開著跑車去往那個奶茶店。

    走到奶茶店的包間里后,他見到驚魂未定的金銳三人,畢竟那是一次于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

    “警察怎么說?”陳子昂坐下來問道。

    “他們說那個皮卡司機是個欠銀行幾百萬的老賴,還有過吸毒的前科”金銳意味深長的看著陳子昂,這種背景的人是最容易被人利用的,只要有人給他足夠多的錢,他甚至能夠出賣自己的性命。

    陳子昂心中“咯噔”一下,但臉上卻還是保持著淡淡的笑意,他不想讓金銳等人太過緊張了“也許只是巧合,一個意外罷了,你們也別多想,人沒事就好”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起,是母親打過來的。

    “子昂,你快來市二醫院一趟,你爸今天在菜市場賣水果被人打的重傷了!”

    陳子昂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求點推薦票,月票,謝謝。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