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四百零三章 埋下棋子
    “陳子昂,我都已經這樣子你還想要干嘛?”李諾哭喪著臉說道。

    “你這都是咎由自取,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有那么多麻煩的事情了”陳子昂冷笑著說道,內力已經凝聚在手掌之中,只要拍出一掌李諾就會被打成肉泥。

    “我是做的不對,但是你不是也把我打成這幅模樣了?”李諾的腳上綁著厚厚的繃帶,整個腿大了兩倍不止,里面的骨頭碎成上百片碎片,現在雖然已經重新定位,但卻不知道要修養多久。

    “你千不該我不該,不該繼續找我麻煩”陳子昂搖了搖頭,同時收起了手上的內力,他有了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案。

    突然,門被一個精壯的大漢推開,大漢的手里還提著熱氣騰騰的面食。

    “王叔!”李諾欣喜的叫道,他終于等到了這根救命稻草,王叔是他父親特意派遣在他身邊保護他的,剛才正好出去買晚餐了。

    “我說你怎么一開始就認慫,原來是有幫手”陳子昂淡笑著說道。

    “你是誰?”王東皺著眉頭問道。

    “踩碎他腿骨的人”陳子昂不緊不慢的說道。

    王東聞言二話不說,握著拳頭就朝陳子昂沖來,拳頭之上有內力流轉。

    “我還以為李家的保鏢有多能耐,也就一個后天巔峰嗎?”陳子昂不屑的說道,面對他打過來的拳頭輕輕拍了一掌,這一掌看似很輕柔,但卻蘊含著巨大的力量。

    王東的拳頭碰上陳子昂的手掌后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扭到了一旁,拳頭和手臂呈現了一個詭異的弧度,骨折了。

    “嘶”王東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武者的尊嚴不允許他喊出聲來,但這股疼痛實在是太過劇烈了一點。

    他帶著驚恐的眼神望著陳子昂,自從離開山門跟著李家之后已經有多久沒有在拳腳功夫上遇到敵手了,但是這個小自己十幾歲的年輕人居然一掌就讓自己骨折,這已經是天與地的差距了。

    “你以為你的保鏢能夠保全你?”陳子昂望著李諾絕望的眼神感覺十分享受。

    那種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然后稻草又突然折斷,這時候人就會徹底絕望。

    “你是哪個門派的?”王東一邊問道,一邊將手悄悄的朝著背后伸去。

    “我不是什么古武宗派的人”陳子昂搖了搖頭,同時抓住了桌旁的一把水果刀。

    王東猛地摸出一把手槍,但在扣動扳機之前手臂就被一把水果刀貫穿,只剩下塑料的刀柄暴露在拳頭之外。

    “啪”手槍掉落在地上,王東卻已經兩只手都受傷,再也沒有一只完整的手能夠去撿起那把槍。

    “要我再廢掉你兩條腿才老實嗎?”陳子昂冷笑著問道。

    “不要,不要過來”李諾驚恐的蜷縮成一團,臉上涕淚縱流“我可以給你錢,很多很多的錢,我還可以給你女人,很多一線女星我都可以幫你搞到”

    “好啊”陳子昂淡笑著說道,同時從第三空間里拿出銀針,在他的腿上插上了五針,針插完之后陳子昂抬起手掌放在他的頭上,暗影之力以一種十分細微的方式悄悄的進入他的體內。

    一分鐘時間不到,陳子那個又將那銀針拔了出來,然后拿出一張紙寫了一個卡號,說完一句話后離開了病房。

    “三天之內,打一億到這個賬戶上,我們之間一筆勾銷”

    “啊!!”李諾突然感覺到腿上傳來一股鉆心的劇痛。

    “李少,你感覺到腿很疼?”王東疑惑的問道。

    “好痛!!”李諾點了點頭,額頭上后背上全都疼的冒汗。

    “你原來的腿已經沒有知覺了,現在腿痛說明里面的血脈已經活絡了,他這是醫好了你的腿啊!”王東激動的說道。

    “什么?”李諾傻眼了,陳子昂難道還真替自己治好了腿不成?

    他的腦子已經有些轉不過來了,陳子昂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好心了。

    “沒有永遠的仇敵,只有永遠的利益,他離開之前不是說讓你打一億給他嗎?我覺得你還是照做吧,以后不要再招惹他了,這樣的敵人太可怕了”王東心有余悸,他雖然看不出陳子昂到底是什么修為,但他肯定自己的師傅都沒法那么輕松的解決自己,也就是說他比自己的師傅還要厲害。

    他才多少歲!除了某些杜撰出來的武俠小說,王東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那么一個妖孽!

    “我知道了”李諾點了點頭,如果真的能用一億消除那么一個強敵,那這一億倒也花的值得,畢竟錢可以再賺,李家也不缺錢,如果人死了那就什么都沒了。

    然而他不知道,那一縷暗影之力已經潛入他的意識之中,生根發芽....

    在回去的路上陳子昂接到了小撒旦傳來的訊息,果然有一個拿狙擊槍的人在潛伏在附近一棟大樓樓頂瞄準著創夢,但是已經被他解決了。

    “你把他殺了?”陳子昂問道。

    “嗯,一時手癢”小撒旦略帶歉意的說道,它身體留著的血液就是殺戳的血液,如果一直不殺人他會憋瘋的。

    “沒事”陳子昂說完便掛上了電話,反正現在已經控制了李諾,比起那些殺手,利用李諾顯然更容易探尋到真相。

    回到創夢的時候,金銳三個人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茶幾上擺滿了招待的水果零食,很多都是當時陳子昂從越南帶回來的國內吃不到的水果。

    一見到陳子昂回來,金銳就把他拉到一旁,憤恨的說道“好啊,你小子是將腐敗進行到底了,我怎么就沒發現你那么墮落!”

    孔野一邊吃著水果一邊應和道“就是,就是”

    “淡定,我又沒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陳子昂笑著說道。

    “還沒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現在男女比例失調妹子本來就少,你倒好,一個人占據6個女人!”金銳不滿的說道。

    “那是哥的人格魅力,你如果也能做到像我這樣我以后過馬路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你!”陳子昂笑著說道。

    “我.....”金銳啞口無言,陳子昂這話說的好像沒錯。

    陳子昂為了安撫兄弟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晚飯吃了,我請你們去大寶劍”

    “大寶劍!”金銳聞之立刻坐了起來,兩眼放光。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