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李慧蘭的心事
    “大嘴恭喜啊!”佟湘玉、老白等人都笑著慶祝,李大嘴能夠找到幸福他們也從打心底感到高興。

    “慧蘭”李大嘴跳下擂臺,想要從郭芙蓉的手中接過李慧蘭,但是她卻直接從郭芙蓉的懷中掙開,獨自一人跑進了同福客棧,到了自己房間后關上門。

    李大嘴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

    陳子昂心中一沉,果然他心中的預感成真了,李慧蘭從心底是排斥李大嘴的。

    “慧蘭!”李大嘴緩過神來連忙朝著客棧內跑去,卻發現李慧蘭的房門緊鎖著,他不停的敲門“慧蘭啊,你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啊?”

    房間里傳來李慧蘭失落的聲音“大嘴,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李大嘴懵逼的問道“為啥不可能啊?你不是說誰能打贏你你就嫁給誰嗎?慧蘭,我對你是真心的!”

    李慧蘭哭腔著說道“你就當我是一個失信的女人吧,對不起,大嘴”

    李大嘴身體一軟坐在了地上,身體靠在了門上傻傻的望著遠處,在擂臺上打贏李慧蘭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男人,而現在他卻感覺自己是最不幸的男人。

    陳子昂、老白、佟湘玉等人相繼趕了過來,看到李大嘴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知道他又被打擊了。

    佟湘玉嘗試著敲門,溫柔的喊道“慧蘭,你把門開開,有啥事情當面說嘛”

    房間里傳出了李慧蘭的聲音“佟掌柜,你們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我現在腦子里很亂”

    佟湘玉嘆了口氣,輕聲說道“老白,先把大嘴扶下去吧,不然讓慧蘭看到他這幅模樣更沒好感了”

    隨后老白便把丟了魂似的李大嘴扶了下去,客棧的大門也被關上了,暫時停止營業。

    眾人圍著一張桌子,猶如開會一般。

    “你們說,慧蘭為啥瞧不上我呢”李大嘴喃喃的說道。

    郭芙蓉答道“大嘴,你想要聽真話還是聽假話?”

    “當然是真話”

    “那好,我就站在女人的立場給你分析一下,你李大嘴要顏值沒有顏值,要錢又沒有,就算會點武功也不能加分多少,所以綜合來考慮她不會選擇你是正確的”郭芙蓉直接的說道。

    李大嘴一聽,更加郁悶了,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對”陳子昂搖了搖頭“顏值肯定不重要,那個杜子俊也沒比大嘴好到哪里去,她當初還不是選擇了杜子俊嗎?”

    “那就是錢的問題了”老白說道。

    “應該也不是錢的問題,我感覺李慧蘭不是那種貪慕虛榮的女人”陳子昂說出了自己對她的感覺,由于見識的女人多了,他看女人也越來越準。

    “說得對,慧蘭不是那種女人”李大嘴堅持道。

    佟湘玉夸張的張著嘴“還不是貪慕虛榮?那個杜子俊可是銅陵首富啊”

    陳子昂想了想說道“應該是性格問題”

    “性格問題?”

    “沒錯,大嘴雖然現在會武功了,但是性格還是當初那個慫樣,整個人沒有一點自信,還有就是不會考慮女人的感受”陳子昂分析道。

    大嘴連忙問道“什么感受?”

    “剛才你把慧蘭打下臺,結果你卻傻傻的站在臺上沒有去接住她,如果不是小郭去接,恐怕你的媳婦都得摔出腦震蕩,你說,你這樣能給一個女人安全感嗎?”陳子昂問道。

    “我......我也是太高興了,一時傻了”李大嘴痛苦的說道。

    佟湘玉稱贊道“子昂有一套啊,如果換做是我在那種情況下,我也不會對大嘴產生好感的”

    “說的有道理”郭芙蓉認同的點頭。

    李大嘴氣的直拍大腿,心中的悔恨難以附加。

    老白勸阻道“大嘴你也別拍了,再拍能把你腿上的這坨肉拍沒了不成?”

    “其實大嘴你也不用自責,就算你剛才下臺接住了李慧蘭我估計她也不會喜歡上你,我總感覺她好像總是對你有些排斥”陳子昂說道。

    “那怎么辦啊?難道我和慧蘭注定有緣無分嗎?”李大嘴喃喃的說道。

    “靜觀其變吧,你現在也不要去找她,不然只會讓她更加反感”陳子昂想了想,現在好想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恨一個人很容易,但是想讓一個人喜歡上一個不喜歡的人,很難”

    “也只有這樣了”佟湘玉嘆息道。

    不知不覺到了晚上,李大嘴因為心煩早早的就回房間睡覺了,說是睡覺但更多的是躺在床上瞎想。

    陳子昂想了想決定和李慧蘭談談,想要知道當初她是怎么和杜子俊在一起的,說不定可以找出契機。

    “咚咚~”

    “大嘴,我要睡覺了,別來煩我了”李慧蘭不耐煩的說道。

    “是我”陳子昂說道。

    李慧蘭聽到是陳子昂的聲音,便打開門放他進來,然后又把門給鎖上了。

    房間內全都是小酒壇,并且已經有一半空了,李慧蘭的臉上也帶著一絲醉酒后的霞紅。

    “你一個人喝了那么多酒?”陳子昂驚訝的問道。

    李慧蘭點了點頭說道“如果你是來找我喝酒,我歡迎,但如果是來給大嘴當說客,還是請回吧”

    陳子昂搖了搖頭“我們今天只喝酒,不聊大嘴”說完拿起一個小酒壇,掀開封泥后喝了起來。

    李慧蘭微微一笑,拿起酒壇和陳子昂碰了一下,然后便開始了豪飲。

    酒過三巡,陳子昂詢問道“如果可以的話能告訴我你當初怎么和杜子俊認識的嗎?”

    李慧蘭的眼神陷入了回憶“當初,我們是在一個小鎮上的小酒館相遇,我喜歡喝酒,他也喜歡喝酒,我們一來一去就成了酒友,只不過我們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也都默契的沒有問”

    “然后呢?”陳子昂沒想到李慧蘭和杜子俊是因酒結緣,這倒是和現代許多男女差不多,都是在酒桌上認識的,只不過古代人之間喝酒更純粹一些。

    “然后,有一天他拿了兩壇好酒來酒館找我......”

    陳子昂正滿懷期待的聽著,結果發現李慧蘭已經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算了,明天再問也不遲”陳子昂感覺只要能夠聽完她的這個故事,就一定能幫到大嘴!但是現在李慧蘭睡著了,自己也不可能叫醒她,于是便輕輕的離開了。

    他回到自己房間躺到床上,正準備入睡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傳來一聲驚呼。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