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九百八十章 渡劫九重天
    夢野慧鶴的心中頓時升起危機感,當機立斷的想要逃跑但卻感覺到挪動不了身體,這種情況說明出現了一個比他強上數倍的人!

    空間通道打開,有許多人陸續從里面走了出來,有一些是陳子昂見過的面孔,有一些是他從未見過的人,但這些人無一例外全都是渡劫期強者!

    “師傅,我給你丟臉了”歐陽風走到一位精神抖擻的老者身旁,慚愧的說道。

    老者搖了搖頭“這倭寇乃是用了禁忌之術,如果正常的較量他已不是你的對手”

    “歐陽老頭,先不要和你徒弟廢話了,我們先把這個惡心的島國人帶回去吧?”說話的是一個脾氣暴躁臉上全是大胡子的男人,他和歐陽風的師傅是同一個輩分的,是西門家族的一個宗師。

    “好”歐陽卿點了點頭。

    兩人一同出手,以仙力化作實質將夢野慧鶴五花大綁,猶如菜市場上被綁著販賣的大閘蟹一般。

    面對兩人的力量,即使是用了禁咒的神忍夢野慧鶴也是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只能束手就擒。

    “兩位,不如你們放了我,我們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夢野慧鶴顫抖著聲音說道,他終于感受到了害怕。

    “啪!!!”

    西門野一個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一個鮮紅的巴掌印清晰的浮現了出來,這一巴掌看的在場的人心中都抖了抖。

    “一筆勾銷?你們島國這種最卑劣的民族對我們華夏曾經做了什么事情,心里沒點b數?”西門野說道這里感覺到更加氣憤了,又是一個巴掌拍在了對方的臉上。

    陳子昂在一旁看的大為過癮,這個西門野也真是一個性情中人,能將神忍這樣放著抽,看著真爽!

    “要殺就殺,何必侮辱我!”夢野慧鶴話還沒有說話迎接他的又是一個結實的巴掌,幾個巴掌下去后臉頰比原來腫了一倍不止。

    “能不能.......”

    “啪!!!”

    夢野慧鶴咬著牙在心中咒罵,他想說的是能不能換一邊臉打?剛才那么多巴掌都打在一處臉頰上,一邊腫脹一邊沒事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隨后,西門野、歐陽卿還有一眾的弟子們就把夢野慧鶴帶回來了小空間內發落,歐陽風也隨著他們一塊回去了,就只剩下了陳子昂和歐陽睿。

    “歐陽前輩,這次真是多虧你們了!”陳子昂雙手抱拳拜謝,幸虧歐陽睿和歐陽風來的及時,不然自己怕是已經死了。

    說到底,還是自己目前不夠強啊!

    “不用謝我,你能夠把夢野慧鶴拖延住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歐陽睿稱贊道。

    “對了歐陽前輩,我想要知道渡劫期的境界具體是怎么分布的,好像只要境界相差一點實力就相差很大?!”陳子昂說出了自己心中一直以來的一個疑問,他還不知道渡劫期是怎樣劃分境界的。

    “渡劫期的實力劃分說來也并不復雜,總共分為九重天,為什么會稱之為九重天呢?因為每一重天之間都相隔著天塹,每次突破都如同登天一般難”歐陽睿解釋道。

    “冒昧的問一句,前輩已經幾重天了?”陳子昂好奇的問道。

    “三重”

    “那你的師兄歐陽風呢?”

    “五重”

    陳子昂倒吸了一口涼氣,歐陽睿居然和他的師兄之間相處著兩重天。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對了,南宮琉璃那個丫頭回去后沒多久就吵著要回來找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你了小子了吧?”歐陽睿淡笑的望著陳子昂。

    “喜歡上我?”陳子昂頗為無奈,南宮琉璃根本不是沖著自己,而是惦記上了靜香,自己又怎么可能讓她得逞。

    “如果你真的能夠把南宮琉璃泡到手,以后南宮家族的資源你就能隨意調動,估計能成就一番千古霸業”歐陽睿摸著下巴說道。

    “不用了,我沒有任何的興趣”陳子昂擺了擺手,如果要靠女人才能變強,那么自己寧愿當一輩子的廢物。

    “倒是個有骨氣的男兒,不說了我也該回去了”歐陽睿說完也離開了,只剩下陳子昂處在一片廢墟之中。

    等到警察們聽到動靜消失后陸續攻進了商場內,卻發現商場里空無一人,只剩下一片的廢墟。

    陳子昂已經御劍往回老家的路上趕了,在妖孽的復原天賦下,之前戰斗所受的傷已經全部愈合了。

    飛行了一個小時左右便回到了老家之中,此時已是中午,眾女們在老宅里陪著二老。

    陳子昂回家后正好趕上午飯,老木桌上擺滿了飯菜,都是眾女和楊慧蘭一起合力做的。

    “子昂,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父親陳方強泯了一口白酒,質問道。

    “那個,昨晚我陪幾個朋友在外面吃飯,所以沒回家”陳子昂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啪!”陳方強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氣沖沖的說道“你昨晚沒和我們一起吃飯,是不是和所謂的朋友一起去花天酒地去了?”

    “哪有?爸你就不能相信我嗎?”陳子昂哭笑不得,自己總不能告訴他,昨天自己是為國家去執行任務去了。

    “你個老頭子,吃飯的時候瞎吵吵什么,再吵以后你就永遠別吃我做的飯了”楊慧蘭被陳方強的舉動激怒了,陳方強聽到這話立刻就慫了。

    “叔叔,你要相信子昂,就像我們一樣,他昨晚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了”靜香端起白酒,給陳方強半滿的酒杯倒上白酒。

    “叔叔,我們都相信他!”

    “你就放心好了!”

    眾女都表示對陳子昂的支持和理解,因為當時她們都看到了,陳子昂是接了一個緊急電話后才離開的,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才會那么急急忙忙。

    陳子昂見眾女都替自己說話,心中感覺到暖暖的,不愧為自己的好老婆們啊!

    “你們啊,就是對他太好了,我兒何德何能啊”陳方強搖著頭嘆息。

    “爹,哪有你這樣埋汰自己兒子的”陳子昂不滿的說道。

    陳方強盯著陳子昂,嚴肅的問道“你確定你以后能給她們每一個人幸福,而不會始亂終棄嗎?”

    陳子昂堅定不移的點頭“我確定!”
琼崖海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