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電影劇情穿梭戒指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圣僧講佛
    一天的時間,陳子昂將金銳婚禮需要考慮到的地方都考慮了一遍,幾乎是把這件事情當成自己的婚禮來操辦了,畢竟金銳可是他為數不多的幾個兄弟。

    傍晚時分,靜香念叨著說道“不知不覺南宮小姐走了那么久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等到她家族里的麻煩解決了,應該就會回來了”陳子昂理所當然的說道。

    小龍女開口道“可要是那個麻煩她根本解決不了呢?”

    “額......”陳子昂其實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實在是目前的自己連渡劫期境界都還沒到,參合到五大家族的爭斗中實為不太明智。

    “要不,你去幫幫琉璃吧,說不定她現在正遇到了解決不了的麻煩!”巧巧也心軟了,開口向陳子昂求助。

    “好吧,既然你們都那么說了,我就去走一遭看看情況,但是也不確定能夠解決她的問題”陳子昂見眾女們都想讓自己去幫忙,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如果自己再不去就說不過去了。

    第二天的清晨,陳子昂從蘇影的屋內走出,正欲離開莊園的時候小撒旦瞬移出現在面前,平靜的問道“主人,需要我和您一起去嗎?”

    陳子昂搖了搖頭“你就保護好幾位主母,如果她們遇到危險一定要第一時間去保護”

    “請主人放心!”小撒旦信誓旦旦的保證。

    陳子昂這才點了點頭,其實他對于眾女還是比較放心的,因為這段時間暗教一直沒有什么動作,再加上眾女們每天上班的路上和工作的環境周圍都有隠流的人在全天候監視著,如果遇到危險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舍身去保護眾女。

    御劍飛行于九霄云外,陳子昂輕車熟路的來到那座縹緲的山峰,此時的天才剛亮不久,山上沒有一個游客,只有那座大寺廟里有幾個和尚在打掃落葉。

    大寺廟邊上的那座小寺廟內,那位被歐陽睿稱之為圣僧的老僧仍坐在蒲團上打坐,雙目緊閉好似坐化了一般。

    陳子昂走進那座小寺廟,看到這老僧的姿勢和位置還和上一次自己見到他時一樣,難道說他幾個月屁股都沒挪動過地方?

    老僧毫無預兆的睜開雙眼,眼神澄澈無比,并不像普通老人似的那般渾濁,反倒格外清澈深邃。

    “阿彌陀佛”

    陳子昂被老僧突然睜眼的動作嚇了一跳,見老僧給自己行禮也連忙豎著手掌鞠躬還禮道“阿彌陀佛”

    老僧淺笑著搖了搖腦袋,開口道“施主心中無佛,何必念叨佛號”

    陳子昂饒有興趣的反問“大師怎知我心中有佛無佛,難道大師能夠窺伺我的內心不成?”

    “我哪有那般本事,只是施主身上戾氣太重,一個心中有佛的人斷不會如此”老僧平靜的說道。

    “無論是神佛還是耶穌,都不過是一種信仰罷了,我不太喜歡把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上,所以我心無佛,如果硬要說有佛的話,那或許就是我自己了!”陳子昂承認了下來,說這話的時候也沒有去考慮這番話會不會觸怒眼前這位老僧,不知道為什么,和這老僧說話十分的舒服,讓人忍不住袒露心聲。

    “哈哈哈哈”老僧爽朗的笑道“好一個佛即是我,施主心中雖無佛,活的卻是灑脫!”

    陳子昂還是第一次見老僧露出這番笑容,一下子感覺和老僧的距離拉近了不少,老僧坐在那一動不動時的樣子,令人提不起接近的興趣。

    老僧笑完后注視著陳子昂的雙眼,開口道“施主心中無佛,卻有佛緣”

    “如何見得?”陳子昂好奇的問道。

    “佛曰不可說”老僧閉上雙眼,神秘的說了一句。

    陳子昂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這個老和尚還賣起關子來了,還說自己有佛緣,真是好笑。

    “大師,如果沒事的話我想要進入那個世界了”陳子昂沒有心思和老和尚繼續瞎扯了,還是趕緊去見南宮琉璃才是正事。

    “我勸你還是不要進去了,此番去恐怕兇多吉少”老僧面無表情的說道,并沒有替陳子昂擔心的意思,倒像是隨口一說。

    “不行,我必須要去!”陳子昂堅決的回答,既然已經答應靜香她們去幫南宮琉璃那就一定要做到,就算最后自己能力不足失敗了那也無憾,可是如果連進都沒進去又折返,那算怎么回事。

    “那好吧,你戴著這串佛珠,我就放你進去”老僧說著把手上的一條佛珠手鏈取下。

    “大師,我們才見面沒幾次你就要送我禮物,這怎么好意思”陳子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看這老僧身上除了一身的舊袈裟就只有手上的這串佛珠了,再加上兩人也才見面幾次而已。

    “你不收下那就別進去了”老僧說完就閉上了眼睛繼續打坐,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陳子昂心中暗笑,我不收下佛珠就不能進去,這是什么道理,說著就用仙力想要打通和那個世界的“門”,可無論注入多少仙力都好似泥牛入海般不見了蹤影,“門”也沒有絲毫被打開的跡象。

    陳子昂知道肯定是面前這個老和尚動的手腳,看這老和尚體內似是沒有一絲的仙力,可卻能夠悄無聲息的控制這扇“門”,真的是不簡單啊。

    “那......多謝大師了!”陳子昂無奈之下只好道了聲謝,然后接過那串佛珠手串,這串佛珠似乎比看起來的還要神秘,剛摸到手中就感到心神無比的寧靜。

    老僧點了點頭,示意陳子昂可以進去了,然后再也沒有睜眼看過他。

    陳子昂聽從老僧的建議把佛珠戴在了手上,然后再次往那扇“門”內注入仙力,這次只注入了一絲仙力便輕松的打開了那扇門,真的是怪哉!

    “門”被打開后陳子昂為了表示感謝又朝著老僧行了個佛禮,然后才進入那扇“門”消失在了破廟內。

    良久后老僧皺起眉頭,喃喃道“到底是地獄的極惡羅剎,還是普度眾生的菩薩,或許兩者皆而有之吧.......”
琼崖海南麻将